回國的同學

今天和從北海道回來的同學吃飯,主要是要拿繳費單和學士服給她
同學到北海道交換學生一年,這一年中也發生了很多事
現在想來倒也是挺有趣的

和這位同學是大一開始就很熟,大二更是和她在同一屋簷下生活了一年
由此可知我跟這位同學感情相當好,可算是大學同學中最談得來的朋友
大三時她想申請交換留學生,雖然一開始有點不順利但最後還是順利能去。
所以大三下學期開始便要前往北海道藤女子大一年。

一方面替她感到高興,一方面自己也挺擔心的
少了個談心的朋友,接下來的一年會有些孤單吧?
一年過後回台灣的朋友,是否還是我熟悉的人呢?
即使擔心這些,該來的還是會來。
三年級下學期一到,同學就去了北海道。

但其實這一年來異常的順遂開心,現在想想都很不可思議。
和本來只是普通熟的朋友成了好朋友,並再和更多本來不熟的人變成朋友
我這個人是很害怕「改變」的,總覺得改變一定會失去些什麼,
但不得不改變時,反而能獲得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

過去本來一直覺得,畢業旅行這種東西不是跟好朋友一起都沒什麼意義了
但因為各階段都有去畢旅,怎麼可以就大學因為同學不在就沒去呢?
幾番掙扎思考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跟幾個有點熟又不會太熟及一群不熟的人一起踏上旅程
出發前一直相當擔心,怕會玩不起來
不過一切順利得令人不敢相信。
也因此和大家都成了好朋友,大四的一學期中還常和當初一起去畢旅的朋友一起約著吃飯
從一開始的擔心到現在的怡然自得,這樣的轉變是一年前的我沒想到過的

一年前的我很擔心該怎麼和不是很熟的同學們朝夕相處
但鼓起勇氣主動一起吃飯、一起玩、上課坐在一起後
現在則是一起買東西湊合購的好伙伴,
因畢旅而和班上另一群的小團體混熟,考試前還可互通筆記和資料
且因為畢旅的成員有一半是同系其他班的同學
所以也和別班的同學混得很熟,
平常見了面甚至不太會打招呼的人,現在卻常一起吃午餐
過去總是兩三人的午餐現在少則四五人,多則十多人

在得知同學二月初要回台灣時,反而還有點害怕
不知道同學在這一年中變的怎麼樣了
今天一見面則令我鬆了一口氣,
同學還是我熟知的同學,即使一年不見還是能聊到忘記時間

現在能深深體會到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
以前看某漫畫中提到而很喜歡進而設為手機開頭畫面的一句「打破蛋才能做蛋炒飯」
現在再看到則能發出會心的一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