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有很多種,
有哀哀叫幾聲,朋友安慰兩句、睡個覺就沒事的
也有雖知道哀哀叫並沒有用,仍會哀個幾聲,只想發洩的
然後
也有痛在心裡,但知道說出來只會帶來麻煩,所以不能說,只能痛在心裡的

身體上的痛和不舒服通常叫幾聲、有人秀秀就沒事了,
雖然哀頭痛並不會使我頭比較不痛,但是可以碎碎唸還是讓人覺得舒坦一些
偶爾還能獲得朋友一些小偏方,成為新的話題

趕稿子不能休息時的痛苦又和上述的不同
是真的很痛苦,但是因為是自找的也自願的,所以不敢哀太大聲
即使哀了,也只是嘴巴叫叫罷了,下次有一樣的東西來還是會照做

這種的痛其實哀了並不需要人安慰,只是自己哀爽的
因為知道這種痛說出來並不會讓人太過擔心我,所以會哀
雖然朋友或家人知道我頭痛或趕稿累會擔心
但我想這應該不至於為我擔心到睡不著吃不下
所以這種程度的痛苦我會說出來

而如果痛說出來會讓人很擔心或很煩惱的話,反而不敢說了
最痛的就是這種不能說的痛
說出來怕有人會傷心,怕有人會擔心,而這些人又是自己最珍惜的人
所以選擇不說,但痛還是在
只能在夜深人靜時蒙起來掉眼淚
哭過了,隔天一覺醒來還是能笑著說沒事
是一種到了深夜或一個人的時候就會像病毒般蔓延開來的黑影
一到了白天,陰影就會隱藏在陽光背後,假裝看不見,也不想被人看見

對自己的事,我算是個報喜不報憂的人
也許長久以來會給人一種我過得很不錯的感覺也說不定?
之前和同學吃飯,問起了工作的事
我還沒開口,同學就說︰哎呀我知道啦,妳一定做得很開心吧?
剛到喉嚨的話又吞了回去,笑一笑,我回答︰還不錯啦

開心嗎?我不知道……也許吧
但我能肯定的是大多數的時間是不開心的
昨天和同學通了電話,提到了這一兩天的事
同學整個是驚訝,覺得沒事怎麼會做這種決定
同學的反應讓我哭笑不得,但也懶得在電話裡從頭解釋
也許無形中除了「我過得很好」的印象外又加了「有點任性」也說不定

印象很深的是我高中同學,跟我同班了六年
對我的印象是……「小嵐是個沒有煩惱的人」
該開心還是該覺得悲哀呢
對小煩惱我的確是很快就能忘記,也很快就能釋懷
很多事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我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主義

但真正心裡的痛,因為不說,所以沒人知道
「大人就是可以笑著做不喜歡的事」
即使再怎麼痛再怎麼難受,也會笑著蓋過去
即使不斷被他人無心地刺到,也會裝作無所謂
……我也是個了不起的「大人」呢。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