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對,我開始看書了
不過我不是看那幾本日文書,而是看了中文的XDD

東野圭吾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作家
只要看到有他的新書,總是我忍不住、或慫恿H姐買下
家裡堆積如山的小說也多半是東野圭吾的作品
趁著放假就開始消化一下買了沒看的書

白夜行共有上下兩本,我一天內把這兩本啃完
因為實在是很想知道後續
這部小說在看到上集約一半的時候,就讓我起了雞皮疙瘩,
越往後看去就越是鳥肌連連,

雖然在東野圭吾的《惡意》一書中,也有讓人發寒的惡意
但《白夜行》的惡意更讓我打從心底感到害怕
一開始看會有點不太懂
因為故事是由一段又一段旁人的視點拼湊而成
但當真相如拼圖一般完成時,不禁對背後的惡意感到恐懼

書的宣傳詞中用了「永無止境的闃暗白夜」
什麼是「白夜」?就是白天的黑夜,雖然是白天,但沒有陽光…


第一個鳥肌點是,
當雪穗拿出繫有鈴鐺的鑰匙的那段,
鈴鐺聲,馬上讓我回想起書中描寫過去案發時的狀態
雪穗在母親自殺身亡的那天,明明就跟管理員說自己忘了帶鑰匙,請他幫忙開門
但管理員一直聽到雪穗身上傳出鈴鐺聲……
也就是說,雪穗根本就有帶鑰匙,
她在母親開瓦斯自殺時就回到家中了,看到倒在地上的母親
為了怕「畏罪自殺」這名聲傳出去不好聽,
刻意先把家中佈置成意外的瓦斯外洩的樣子
然後在把門反鎖後出門去找管理員……
雪穗在發現倒在地上的母親後,又花了時間精心佈置,至少也花了半小時吧?
只要早個半小時,她的母親就不會死,
雪穗一看到倒在地上的母親,第一反應不是報警求救,
而是冷靜的布置好後鎖門離開,那時她母親也許還沒死啊!
她知道若母親過世,自己會被有錢人家收養,所以並不積極救活母親……
雖然說看到後來,也能瞭解雪穗有恨自己母親的理由
但是……才國小五年級,十歲左右的小女孩竟然如此心機,還是讓人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相較於雪穗,真正動手殺人的亮司倒不讓我覺得可怕
亮司雖也是僅十歲就殺了自己的父親,
但也許因為他殺人是出自情感的衝突,讓我覺得他還是個「人」
而雪穗的冷靜和心機才讓人覺得可怕

經由國小時亮司為了雪穗殺死自己父親的案子後
國中時兩人又再度聯手
因為亮司的同學握有一張可能揭穿過去命案的照片,
為了封口,兩人聯手設計那位同學,順便也教訓雪穗的眼中釘
先是由雪穗給了那位同學一張限定時間的電影票,
趁著他去看電影時,由亮司迷昏雪穗的眼中釘,並拍下她的裸照
並把那位去看電影的同學的鑰匙鍊丟在現場嫁禍於他
最後,亮司再出面解救這位同學,跟警方證明他真的去看了電影
同學基於感激及利益交換,答應不去深究那張對亮司不利的照片
而雪穗則是刻意當了發現那位眼中釘同學的人
在眼中釘心靈受創時溫柔的陪在她身邊,成功的化敵為友
順便也制止這個眼中釘同學到處散播雪穗過去不堪的謠言
多可怕,卻又多完美的計劃
同時教訓了到處散播謠言的眼中釘,還能讓亮司與雪穗都拉攏敵人

而到了大學,雪穗喜歡的學長看上一直在雪穗身邊,一個很不起眼的女孩
還幫這女孩改變造型,讓她越來越漂亮
話說回來這女孩一直維持土氣造型也都是雪穗的主意
在這女孩越來越受注目時,這個女孩也遭到了襲擊
心靈受創的女孩害怕再接觸外人,也斷了跟學長的關係
這時雪穗又溫和地出現在女孩身邊……

甚至最後,雪穗收買繼女的方法
也是教梭別人去強暴繼女
然後在溫柔的出現安慰她
成功化解後母與繼女的嫌隙

雪穗知道擊倒一個女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這個
因為她小時候也遭受過同樣的事
不得不覺得雪穗是個可怕的人

雪穗與亮司就這樣一明一暗地搭配
雪穗幫亮司做不在場證明、偷取機密
而亮司則用高超的電腦知識進行高科技犯罪,並提供雪穗資金
亮司和雪穗都說
自己一輩子都活在黑暗中
亮司曾說自己的願望是在真正的白天底下行走
而雪穗則說她的人生沒有太陽,取而代之的是別的光線
雖然偵探認為雪穗愛的是當年那位學長
不過,我想雪穗愛的人,應該是在沒有太陽的世界中照亮她人生的亮司吧

雖然,在故事的最後
亮司為了保護雪穗自殺了
雪穗只在遠處冷冷的說︰「我不認識這個人」

書中並沒有說雪穗會不會受到制裁
沒有亮司這個證人,雪穗應該很難被定罪吧?
但我想,失去人生的亮光對她來說應該也是一種煎熬

小說中幾乎沒有提到雪穗和亮司的內心
關於他們兩人的事,都是透過其他人的觀點描寫
就連最後,亮司自殺時在想什麼?雪穗轉頭離去時又在想什麼?
這些都沒有多做解釋
從頭到尾他們都只是單有名字、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卻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的人
也許是刻意把他們描寫得很冷酷無情
也許是留給讀者想像空間
亮司對當初一同打天下(?)的同學友彥多少有透露些人性
像是不願友彥捲入事件之類
而雪穗在她冷靜的外表下時而透露的情感,雖然真真假假,
但還是不時會有表露出痛苦的一面,比方說安慰被強暴的繼女時所提及的過去……

據說日劇版在兩人的心境描寫上比較深入
也許該去找來看看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