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閒聊 關於《冤罪》

其實以往通常是邊工作邊看劇情就會寫一下重溫的感想,但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原稿來的時候讓人有點錯愕,總之在一連串的詢問與再確認之下,最後只能統一切成三段分工,
所以我負責的就變成全部都是中後段的劇情…換句話說,就是一堆告白和結局。
還好多年前也是有玩過的,所以至少還知道前段是在講什麼,
真的不知道的話也能問分到前半部的工作夥伴。

由於是很早期的遊戲,當時的遊戲類型也不算多,所以《冤罪》算是相當衝擊性的題材
記得當時玩的時候很多地方都是強制SKIP掉的﹙苦笑﹚
不過隨著時間增長,現在玩過的遊戲、看過的作品型態也多了,
《マスカレード》可以順利(?)的玩到達成率90%左右,《鬼畜遊戲- 桃》也以「哇喔!」的心情玩了一陣子。
現在再回過頭來看《冤罪》的內容,突然有種跟記憶中的衝擊不一樣的感覺
要形容的話,就像發現小時候暗戀的隔壁大哥哥原來是皮○丘,或是驚鴻一瞥以為是怪獸的生物,定眼一看其實是草泥馬的感覺……﹙誰懂啊!﹚
相比之下,《Under The Moon》的文字讓我皺眉的次數遠高於《冤罪》,至少他沒讓我激動到忍不住MSN騷擾在線上的其他朋友﹙笑﹚
不過話說回來,也許是《Under The Moon》幫我打開異世界的大門,以後不管看到什麼我都不會驚訝,體會到女性向遊戲世界的博大精深。
亦或是本來對BL的鬼畜接受度就比乙女遊戲高,因為乙女遊戲總是會忍不住想要代入,所以看到無法接受的劇情文字時,也比較感同身受,相反的BL遊戲就覺得是別人家的事,在情感方面會代入,但在其他部分就比較能以旁觀的平常心來看。
總之,綜合以上種種,現在來看《冤罪》的劇情並不會覺得太過不能接受,或是極度反感之類,這倒是開始前始料未及的,其實在二月聽到《冤罪》製做計劃時就一直在做心理準備,但真正接觸後其實沒有記憶中的驚人。

閱讀更多一點閒聊 關於《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