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ッキードッグ1 OST 中各角色的短篇故事~ベルナルド篇

之前有稍微講過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中ルキーノ的短篇
那篇有講到說我覺得ベルナルド篇挺不錯的,
本來想說挑一段翻譯
結果因為喜歡這篇,忍不住就從頭翻到尾了XDD

上面那張圖是メッセサンオー的OST特典sample圖,不過我拿的不是這張就是了
為了ルキーノ我當然是買とらのあな XD

以下是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中ベルナルド的短篇故事

關聯文章︰
ラッキードッグ1 OST 中各角色的短篇故事~ルキーノ篇

出生並不富裕的我,小時後曾在從父母身上繼承的義大利血統中,尋找意義和理由。

在這當中我也幻想過將來要生下自己的孩子。
想要留下自己活過的證據,然後再親手將他拉拔長大。

但是,等到真的有了戀人……
即使想像和那個女人生了孩子,我也感覺不到預想中的喜悅和充實,
也許是以前幻想的是滿滿的充實感,所以感到有點失望吧?
覺得小時候的期待落空了。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伴隨著些許失望,想著……不過人生一定就是如此吧。

並不想再進來第二次的監獄,也許是因為和之前的時間、地點及自身立場都不同了,
感覺氣氛和緩了許多。
但是受不了的東西還是受不了──那不願想起的記憶震盪著腦漿,絕望一點一滴的凝聚在喉嚨深處──伴隨著過去承受過的暴力和痛苦。
不過一知道他也在同一座獄中後,我得以勉強裝出平靜的樣子。
「嗨,歡迎來到夢幻的監獄,Darling」
不到半天,他就在食堂叫住我,那時我開心得幾欲放聲大笑──不,開心得幾乎要掉下淚來。我的感覺就像是得到了救贖。
多虧如此,我覺得即使身在獄中我也能以CR︰5幹部的面貌灑脫地應對,盡到我應盡的責任。
不過我也利用金錢和特輸管道,滿足私心地把牢房換到他旁邊就是了。

ジャンカルロ,我的命運之人──

不論何時,他總能讓我變回堂堂的黑手黨男人。不過他本人並不知道就是了。
他甚至把不可能化為可能──把我們所有人都平安地帶出獄。
載著我們奔馳的Alfa Romeo上方,有著一望無際的藍天。這真讓人心情舒暢。

「現在應該是到這附近了吧……」
我的左後方傳來地圖隨風飄揚的聲音。
「剛才看到的房子,我想應該就是地圖上的這個地方。」
「也就是說,離森林還有一小時囉。」
「ベルナルド,你確認一下吧。」
坐在助手席的イヴァン把地圖以我看得到的角度遞過來。哎呀呀,我們分工合作意外的不錯嘛。
「瞭解。」
我小心地維持速度,不要像剛才那樣下意識踩油門。
「喂,イヴァン,已經沒有吃的了嗎?」
「只有剛才的巧克力,沒有了啦。」
「是噢,話說啊……」
同車的四個人邊夾雜著閒聊邊討論今後的打算。

BOSS所期望的幹部世代交替完美的成功了。
藉由ジャン繼承カヴァッリ,幹部全換成新世代成員,年齡層下降。
現在我是最年長的幹部,也是幹部的首領。
這次CR︰5的危機如果處理得好,也許反而是個轉機,是鞏固牽絆的最佳機會──我們這些幹部在デイバン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相處過。
也許BOSS是連這一點都有預測到,才會把命令傳到獄中。
「Darling,你不用換人開沒關係嗎?」
「不用,沒關係的,Honey……握著方向盤時心情很好,再讓我享受一下吧。」
看來我讓ジャン擔心了呢。
剛才還因為有點太過興奮地狂飆,被他唸了一頓啊。

難得可在獄中保持冷靜,結果一出來就因反作用而表現出沒用的一面,真沒面子。
……不過,讓他看到我沒用的一面,我也暗暗感到開心。
〝年齡有段差距的好友〞,我相當喜歡這種相處的模式。
BOSS和カヴァッリ本來是刻意要把他留在身邊,不過這搞不好也是他們成功的被ジャン誘導後的結果,
不過也有可能只是單純的東西回到它本來該處的位置罷了。

雖然以Darling、Honey相稱,彼此鬧著玩,但我們之間有道清楚的牆。
ジャン很聰明,所以他應該早就察覺是我刻意築牆了吧?
他假裝沒看到這道牆,保持不碰壁的適當距離跟我相處──這點也深得我心。

雖然是我自己築起牆,不過我還是希望著,若沒有這道牆就好了。
所以我很高興ジャン願意來觸碰這道牆。他探頭關心牆另一頭的我,使我感到很舒服。
就像是他主動要來碰觸我一樣。

但是我沒有足夠的勇氣跟他表白──我從以前就是個膽小鬼。如果要借用ジャン不知哪時說過的話來形容的話,我就是個「沒用的大叔」。
那時跟ジャン的對話應該是──
「……喔,那是組織的文件。可以不要看嗎?」
「啊,這是工作嗎。抱歉,你要保密的東西很多,很辛苦耶。」
「沒什麼,秘密越多,男人也會增加深度啊。」
「這句話感覺好像故作帥氣的沒用大叔耶……Darling,你這麼深不可測嗎?」
很深喔。
因為我藏著很多秘密啊,ジャン。
……我害怕的東西、害怕的原因,還有想忘卻的過去。
以及我還在回味那次聊完後,我們去喝酒並趁著酒意開玩笑接吻的回憶。甚至在後悔反正都有機會了,要是把舌頭也伸進去就好了。還有我偶爾會在大白天光明正大幻想的內容之類。
亦或是那許多的約定……
加上你出生的秘密我也還不能告訴你──
那些秘密的深度就等於你我間隔閡的高度啊。

終於抵達森林中。
迷濛的月光從窗戶入夜幕低垂,一行人雜亂躺著的山中小屋。
但這對我來說有點太暗了。
我就像早上用力踩油門時一樣,自然地滾過地板靠向ジャン。
「……怎麼了?」
抱歉,讓我撒一下嬌吧……
「好暖啊。」
緊緊抱住他後,感覺很舒服──不安、害怕,甚至連剛才的壓力都消失不見了。

吶,ジャンカルロ,我喜歡你的開朗,喜歡你的樂觀。喜歡你的一切。想把我的所有都獻給你喔。
這不是用廉價的甜言蜜語所能表達的情感。不過也許真的是這樣也說不定。
「喂……喂?」
懷中的ジャン發出疑惑的聲音,縮了縮身子。
我的身體和心靈都極度疲憊,這真是太好了──要是體力有恢復一點點的話,現在我一定會把持不住。
因為「想把對方變成自己的東西」,這種想法都帶有蹂躪對方的衝動。男人這種東西也真是糟糕。

我也真是笨啊……居然主動拉近距離,是想要摧毀那道牆嗎?
做出這種事的話,哪天真的會把持不住。
雖然老實說,我內心深處在想著──好想就此把持不住。

不過今天維持這樣就好──
「晚安……」
我帶著第一次得到的充實感落入沉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