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Girl’s Side 3rd Story ~ 桜井 琉夏、桜井 琥一

因為假期剩一天,所以拼了命的玩GS3
現在玩完了兄弟兩人的告白結局。

第一輪先攻略弟弟琉夏,有進入三角關係,不過後來還是弟弟告白
這次的王子是琉夏,跟過去不同,這次王子不是名列前矛呢
記得考試兄弟都是差不多100名左右,
GS1的葉月就是個完美的王子,
GS2的佐伯則是靠著努力來維持好成績和好形象
這次的琉夏是個愛玩不怎麼守規矩,而且常鬧事的人
在哥哥琥一的劇情有提到,琉夏很有天份
琉夏把哥哥當成偶像,但其實不管是什麼事,琉夏一學總是能比琥一好
另外還有個跟冰室老師有關的事件也顯示出琉夏其實非常聰明。
而兄弟也不是住在什麼豪宅,而是一家廢棄空屋,兄弟靠著打工過日子
還常會有手上錢不夠的時候XD

第一輪追琉夏的時候沒有看攻略和任何提示,
照著過去追王子的經驗來提升數值,還好最後是成功了
不過因為是到最後才終於到達喜歡以上
所以整個過程中都沒有進入大接近模式TDT
第二輪是看了追琥一的必要數值和喜好、季節/時間限定的約會事件,
這次大概第二年前半就有大接近了,而且修學旅行也是三個人一起
不過因為追哥哥我是一本道,所以琉夏都是留女主角跟哥哥獨處。

這次的情人節巧克力系統改了,終於不用努力攪拌
而是改成可以自己裝飾,可以自己用奶油在巧克力上寫字、選要撒什麼、放什麼
然後做好之後會依照放的東西和整體裝飾來判定風格
風格不合對方喜好或是加了對方不喜歡吃的東西都會小失敗
紙娃娃系統更有趣了,可以自己搭出各種不同風格
還可以多件混搭,讓我一直去買衣服來搭XD

GS1告白印象最深的一句是冰室老師的
「無色透明な私の世界に彩り与えてくれる。」(妳為我無色透明的世界添上色彩)
GS2則是喜歡若王子老師的
「君は僕のハートにピンポンです。」(妳讓我的心叮咚了)
兩句都是老師的台詞,GS3目前也有印象深刻讓我心動的句子是哥哥琥一的告白


「オレの女になってくれ。」(當我的女人吧。)
由琥一來說這句話感覺就是會讓人臉紅心跳>w<///

兄弟兩人我都頗喜歡的,哥哥一直都喜歡女主角
但是礙於知道弟弟喜歡女主角,所以對女主角的態度都是刻意疏遠
琉夏小時候常被欺負,所以琥一一直很照顧他,
在琉夏被懷疑打傷別人的時候,甚至還說那是自己做的,最後被帶上警車
但其實這個急著護琉夏的舉動也傷害了琉夏
因為就代表琥一覺得琉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
在這次之後琥一也才真正決定不要再這麼保護弟弟,
到最後下定決心不再欺騙自己,
告白成功後抱著女主角說「妳終於成為我的了」
可以感覺得到他多年來一直壓抑自己

而弟弟琉夏則是因為自己其實不是親生兒子的關係
覺得自己不是屬於那個家的,甚至覺得自己沒有存在的意義
是個雖然總是笑著,但眼神總是很悲傷的人
認為自己沒資格追求幸福、覺得自己沒有未來
不過還是會用笑容和輕浮的態度掩飾自己的心事
小時候因為跟父母一點都不像,而且明明同年卻是琥一的弟弟
所以常被班上同學欺負,每次都是琥一挺身幫他
也因此琉夏非常崇拜哥哥
是說因為兄弟兩搬到廢棄待售的空屋,所以常會沒錢吃午餐
琉夏就會跟人打賭做些危險的事來換午餐錢
比方說在頂樓的圍牆上走一圈之類

玩完後對兄弟兩的家庭和背景還有些不懂的地方
不過可以靠ADV小說補完,看完後更覺得這對兄弟感情真的很好呢。
這次ADV的設計挺不錯的,可以從男角的角度來看事件
可以額外知道一些事,比相簿的旁白更深入且豐富。

以下稍為翻了一下琉夏的第一篇番外ADV小說「かくれんぼ~サクラソウ~彼女」
這篇是用琉夏的角度來看小時候三個人玩在一起
還有遊戲一開始在教堂遇到女主角的情景。

好了嗎?
還沒~

小時候,
我們常在到了春天就會復甦的
草地上跑來跑去,
這個庭園
是我們的遊樂場。
我跟琥,還有那個女孩。

三個人一碰面
幾乎都會玩捉迷藏。

跟琥兩個人玩的時候
可以想到很多很多遊戲,
接球、
躲避球,
看電視的話
還可以化身為
英雄或
功夫高手。

可是每一種跟女孩子玩
就玩不太起來。

所以
在這裡玩的捉迷藏
是那個女孩在的時候
一定會玩的遊戲。

當那個女孩出現在生鏽的門前時,
就要停下粗魯的遊戲。
琥苦著一張臉這麼說。

琉夏,玩捉迷藏了。

不知道我們這番對話的那女孩,
總是會遠遠地
向我們揮手。

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
感覺琥總是當鬼,
而我跟那女孩則是
一直在找地方躲。

那女孩曾有一次
突然握住我的手問道。

琉夏,你有什麼難過的事嗎?

為什麼這麼問?

我一對她笑,
也許是稍微放心了吧,
那女孩總是會
用像是半哭泣般的表情回以笑容。

一看到那張笑容,
我就能覺得
其實沒什麼事情
好難過的。

我至今仍忘不了
那對黑白分明的濕潤雙眼。

當太陽躲到
教堂的高聳屋頂後時
整個庭園會突然慢慢變成深綠色。
就剛好在
這樣的一個春天的午後。

我們在這個地方渡過、
我們在這個地方分離。

這也是我們一起找
櫻草的地方。

直到我來參觀學校
發現這座教堂前,
我一直都遺忘了這裡。

琥發現了嗎?

也許他發現了。
他一反平時的讀書應考
來唸同一所學校
也許意外地就是這個緣故。

一這麼想就覺得心情輕鬆了一些,
可是,應該不是吧。
琥跟浪漫
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們已經進入
分道揚鑣的時期。
所以……
我還是非離開家不可。

這一定是
最好的辦法──

……?

被人踩過草地的聲音嚇到
本來像是在睡覺似的低鳴著的鴿子
飛了起來。

當我從教堂上方往下一看,
有個女孩子站在
留在庭園裡的
一抹殘陽中。

她抬頭望向我,
那顯得很不安的雙眼
黑白分明,微微濕潤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