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眼科


↑H姊正在力行每天都要用GRD3拍一張照片的計畫,相機裡常常可以發現H姊的日常隨手拍,所以就拿來用了(毆)

今天終於受不了,去看了眼科
其實在三天前就因為眼睛很癢,而且甚至還會有點刺痛,一直想要去看醫生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天氣變化,眼睛又開始過敏了吧?
昨天晚上出門吃飯的時候是有打算要去看,但是經過眼科診所發現裡面人多到滿出來
不想等太久所以當下只得放棄,改成今天早一點去看。
果然又是因為天氣的關係引發過敏,每次去看眼科,拿回來的藥水都差不多
差不多的藥點完後會好一陣子,然後又發作時又得再去看,不斷重複這種輪迴。

另外,發現其實不管是小說中,原作者寫的本來就前後矛盾,或是遊戲的程式系統有問題之類
讀者、玩家第一個都是怪在譯者頭上呢(苦笑)
最近得知先前翻譯的某個遊戲在選項的對應上面好像會亂掉,比方說選了A選項但是出來的內容卻是B選項的內容之類
該玩家指出問題的時候說這一定是譯者翻譯時的錯
雖然說該遊戲我只分了很少部分的檔案,但畢竟還是跟自己有關,所以去開了原檔案來看
發現該遊戲的文稿檔案配置,選項本來就不是會跟著出現在內文裡的
每個遊戲的內文配置方式都不太一樣,有的會出現在內容裡,有的不會,而是另一個獨立的系統檔
有一起出現的話,會有類似以下的配置

該怎麼做呢?
(A)把小嵐攆走
(B)踹小嵐一腳

(A)
我狠狠地把小嵐這個來攪局的傢伙趕了出去。
把他趕走之後,房間安靜許多,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B)
我狠狠地踹了小嵐這個來攪局的傢伙一腳。
踹了他一腳後,他果然不敢再多說什麼,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但有些稿子並不會把兩個選項放在內文裡面,內文會只有後面的兩種結果
在翻譯的時候需要靠直覺(?)判定現在是遇到選項,所以會有兩種不同的發展。

我看了一下,就我這邊檔案看來,不管是各個選項內容的文字還是程式碼都沒有問題
不過不知道選項系統檔那邊怎麼樣就是了,因為我手邊沒有系統檔
總之,確定絕對不是我這邊翻譯上的問題。
之後又想了一下,為什麼連遊戲的BUG都會是譯者的問題呢orz
話說回來,譯者到底是要怎麼出錯才會把不只一個的選項對應弄亂呢……

翻譯有時真的是個容易被人嫌的工作
一本書如果好看,那是作者的功勞;但如果不好看,頗多人會懷疑是翻譯的問題(當然有時候的確是)
最近翻的某小說也有很多很多原文的前後矛盾,雖然說我都有把矛盾的地方標註出來跟編輯說
不過,最後要不要更動還是要看編輯,以及日方那邊的決定
畢竟有些矛盾不是單純的名詞誤植,而是根本的邏輯問題,如果要改的話就不是改動一兩個詞,而是更動到文章的內容敘述(這樣講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懂orz)
比方說如果寫成「他穿上杯子」←此時杯子是錯字,改成鞋子即可
但如果是前面一段說這間房間住的是ABCD,然後過了一陣子突然有一句說「同房的室友E已經回家了」E是個完全沒有出現過的人,而且看漢字和讀音,似乎不是打錯字
這時候該怎麼改呢?我不是原作者,所以不知道這個E是ABCD中的哪一個人,或是根本就是作者忘記名字亂打一個
所以這個時候就只能照著寫了E,並標出來由編輯決定要不要改(這種情況要改恐怕也得聯絡日本出版社)
最後不管是編輯決定不改,還是日方出版社表示不要改,這都會是一個矛盾點
然後讀者看到之後想必第一個反應就是「翻譯在搞什麼!」
所以翻譯也是個有苦說不出,得把委屈往肚裡吞的工作(笑)

在〈看眼科〉中有 2 則留言

  1. 當我是讀者立場時,看到錯字或邏輯問題我通常比較偏向:「編輯沒發現嗎?」
    語句很不通順時,我才會認為譯者的問題比較大。
    是說這本原文小說矛盾點這麼多,竟然還能出版,日方那邊的審稿和編輯也太草率了……

    回覆
  2. 那本小說的最後啊,作者有寫說因為小說極度難產
    所以拖了很久,給編輯添了很多麻煩之類
    也許是……最後太趕沒時間好好看內容……吧?

    回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