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 ZERO ~終焉の一秒~ 西園寺 寅之助 路線(上)

可能是因為第一個玩的是終夜路線的關係,這遊戲設定上某些應該會有的掙扎(?)在上一條路線中沒有體驗到
在寅之助路線就一次嘗到各種在這個遊戲的設定下,會遇到個種種矛盾和內心煎熬,
終夜路線算是比較甜的,即使進入劇情後半也多半是在甜蜜情況下度過
不過寅之助路線就不一樣了,這種有點苦澀的感覺非常合我胃口(笑)
所以寅之助路線給我的滿足感比終夜路線強烈,但不知道為什麼……寅之助整體的CG量好少啊!

本來因為第二輪可以跳過序章和第一章,直接從第二章開始
而且前半的共通劇情也跟終夜差不多,想說我手寫筆記的部分應該會比較少吧?
但我錯了……因為寅之助路線意外地戳我萌點,很多對話我都覺得很不錯,加上我很喜歡寅之助路線的女主角
所以不知不覺抄了很多對話,雖然省去共通路線的筆記,但寅之助的筆記居然比終夜還多,堂堂邁入六張12頁

昨天玩到凌晨把三個ED都玩完,手腕超級痛的QAQ
總覺得好久沒有寫這麼多字了orz

寅之助路線的女主角個性有點不一樣,雖然說兔子的那段還是讓我想掐死女主角,
不過後半段的她個性上有一點轉變,我個人非常喜歡!


寅之助因為補習課題都蹺掉沒有參加,所以課題方面幾乎沒有他的劇情
要增加好感度只能靠放學邀他一起回家,
而寅之助這個人給撫子的第一印象是,雖然兇惡,可是比起終夜和央、円他們,寅之助其實可以說是最「正常」的,至少他還頗有常識,而不是連個性都是怪人。
第一次邀他放學一起回家的時候,撫子想起鷹斗說一直以姓相稱會熟不起來,
所以鼓起勇氣叫寅之助「トラ」,因為是寅之助所以用「寅」,也就是小虎來稱呼他
本來以為寅之助會生氣,不過他倒是意外爽快的說「隨便妳啊,要那樣叫就叫吧。」
這邊我覺得撫子真是大膽XD
因為撫子面對終夜或是理一郎的時候,都沒有叫他們的綽號「殿下」或「りっだん」,
明明應該是這兩個人比較好相處,但撫子在所有人當中,就只有對寅之助以綽號稱呼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可以發現寅之助路線的撫子,個性上比較偏強勢一點
在終夜路線的撫子,感覺就是個普通的人,沒有什麼強烈的個性,很一般的女主角
不過在寅之助路線就能明顯感受到,刻意把撫子塑造成個性比較強烈一點,常常會開口糾正寅之助或是吐槽
這樣的個性的確是跟寅之助比較合,如果不是這種個性,我想寅之助應該也不會對她有興趣吧?

寅之助就如他的外表一樣,不論是在校內還是校外都常鬧事、打架
劇情中沒有清楚提到他爸媽到底是做哪行的,能讓寅之助來念這所貴族學校,不過總覺得他爸像是黑道?
寅之助在這所充滿少爺、大小姐的學校裡顯得格格不入,老師們也對他很頭痛
不過在撫子努力接近他之下,發現其實寅之助意外的是個好人
比方說某天撫子被老師叫住,給她一份書單請她去圖書館找書
因為書單的量太多,撫子覺得一個人做不完,剛好看到寅之助就問寅之助能不能幫忙
寅之助雖然嘴裡說著「麻煩死了」但還是答應了,還幫撫子用圖書館的檢索系統找書,很快就找到大部分
最後剩下一本找不到,寅之助說他不找了,所以撫子自己去找
最後在書架最上面看到,撫子打算自己搬梯子來拿,但此時應該跑去休息的寅之助突然出現,說「妳拿不到啦」幫撫子爬上去拿書,不過其實他們兩個人的身高沒差多少,撫子應該也拿得到才對,寅之助卻以「怎麼可以讓女孩子爬上去」堅持要幫她拿。
之後要把書搬到導師辦公室的時候,寅之助也幫忙搬了比較重的那幾本
雖然一直說他討厭去辦公室,但還是幫撫子搬書。
撫子這時暗暗覺得,其實寅之助意外的還頗紳士的。

而某天放學時,撫子看到寅之助被兩個不良少年包圍,
撫子想都沒想就衝過去大聲阻止,但後來還是打起來了,而且寅之助一下子就站上風

這時的寅之助看起來非常可怕,一打起來好像發瘋了似的,不管撫子怎麼叫都不停手
後來撫子只好叫了警察過來,這些人才一哄而散
事後撫子還被寅之助罵「我打得正開心,不要妨礙我」,撫子嚴正地告訴他,打架是不好的
但寅之助突然露出凶狠的眼神說「有意見的話就不要靠近我啊。」
撫子是第一次看到寅之助這種冷冰冰的眼神,覺得這時的寅之助跟平常的寅之助判若兩人
同時也覺得自己可能被寅之助討厭了,當天晚上非常消沉,
兔子聽了她的煩惱後說「這就是戀愛漫畫裡常見的『小姐與流氓』配嗎?真浪漫!」

撫子難過了一個晚上,隔天到學校的時候,卻發現跟寅之助搭話的時候,他的態度又變得跟以前一樣了,好像沒有特別拒絕撫子的樣子。
這天寅之助是因為上課打瞌睡,被罰打掃,寅之助雖然不想打掃,但老師拿走他的書包,說要打掃好才能還他
所以他正在想該怎麼奪回書包,這時撫子就說要幫忙打掃,還拉著路過的鷹斗一起
本來以為寅之助會把打掃的工作丟給他們兩個,不過……
寅之助一打掃起來意外的囉嗦,一直糾正他們掃地的方式不對,擦窗戶的方法錯了之類
因為他們都是家裡很有錢的人,打掃這種事都交給傭人做,當然不懂打掃的方法
而寅之助則是自己會打掃家裡的樣子。

在每次的放學一起回家時可以稍微聊一下寅之助的興趣之類的
得知他的興趣是機械,雖然還是小學生,但已經會自己組電腦了,因為說外面買的套裝電腦性能不夠
撫子說,你是要拿電腦來做什麼,為什麼會性能不夠,
寅之助則回答「要拿來打電動」←超有同感XD
雖然說我不會自組,但我會自己挑好要的東西請人幫忙組,而選擇組裝電腦的原因也是因為要玩電動……覺得一般的套裝電腦沒有我想要的配備。
某次撫子問起機械的事情,寅之助問「妳也對機械有興趣嗎?」撫子粗神經的隨口回答「與其說是對機械有興趣,不如說是對你有興趣吧?」後來才連忙解釋說這不是什麼奇怪的意思。

某日放學的時候,撫子本來看到寅之助,想開口叫他,卻被之前的不良少年攔下
他們想抓住撫子來威脅寅之助,而且這次是三個人圍住寅之助
撫子當著那些人的面大罵他們卑鄙,差點被其中一個不良少年打,這時寅之助出手救了她
不過本來占上風的寅之助被從背後偷襲,然後被圍著狂毆,對方挑釁說只要寅之助下跪道歉就放過他
結果這句話成了引爆點,寅之助再次爆發
撫子在旁大聲阻止,說一直打沒辦法還手的人很差勁,寅之助才終於停下來
然後說自己是忍不住氣炸了,撫子一直搞不懂,這個人到底是好人還是個可怕的人,有時候很紳士,但有時候又會很可怕。
講到後來寅之助又生氣了,再次說如果對我有意見就滾開,並說撫子很礙眼。

不過隔天在學校撫子跟他搭話時,他的態度又跟平常一樣了
撫子找寅之助幫忙,他也一樣邊抱怨邊答應,
雖然撫子覺得這樣隔了一天又恢復正常的寅之助很奇怪,讓人摸不透……不過我覺得一直被罵,還是不死心一直去找寅之助的撫子也頗厲害的XD
在之前終夜的路線中,就發覺2020的終夜和寅之助意外的是對好搭檔
而在2010也一樣,雖然寅之助說他對看不慣像終夜那樣,總是讓人擔心的人
不過,因為寅之助意外的很會照顧人,所以會特別照顧終夜
終夜跌倒弄得一身泥的時候,寅之助細心的幫終夜洗衣服,並說因為自己有弟弟,所以常會幫忙洗衣作家事之類。
相較於跟終夜的良好關係,寅之助跟円的關係就不太好了
也許是因為円是那種個性認真(又盲目支持哥哥央)的人,所以跟寅之助的針鋒相對比較多一點。

有一天放學時,寅之助問撫子晚上都在做啥,撫子說都在寫功課和唸書
寅之助就說撫子的生活太無聊,約她晚上10點到學校玩
撫子本來說她不會去,但晚上發現課本忘在教室,一邊說服自己「我只是要去拿課本」一邊在晚上溜出家門去學校
到了校門口發現寅之助的確在那邊等她,然後寅之助拉著撫子潛入學校
撫子雖然一直說她不害怕,但是手一直拉著寅之助的衣角。
後來遇到的巡邏的守衛,就來了老梗的躲到櫃子裡的橋段

即使警衛離開,寅之助還是故意緊緊抱住撫子不讓她出去
撫子發現寅之助是在耍自己,於是大罵「小虎是笨蛋!」結果漂亮的被警衛發現XD
兩個人用跑的逃離學校,撫子好不容易逃出來,卻掛念著沒有拿課本,想要回去拿
結果被寅之助拉著手拖回家。
寅之助這時說覺得撫子是個很有趣的人,會在莫名其妙的點認真。

之後的假日,撫子假日本來想在家裡念書
不過因為天氣很好,所以就被家裡的人趕出來逛街,走著走著在路上遇到寅之助
寅之助手上提著大包小包,撫子說要幫他提,但寅之助只給她很輕很小的袋子
一路跟到寅之助家後發現他家是神社,不過寅之助說,他的爸爸不是宮司,他只是跟弟弟住在這裡而已
並沒有跟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而且,當撫子想要深入問他父母的事情時,寅之助又是一臉生氣的樣子。
他們就在寅之助的房間打電動,撫子說她沒有打過電動,寅之助一臉吃驚的說「沒打過電動的話,人生有80%都浪費了啊!」
不過撫子明明是第一次玩,卻創下20勝0敗的成績XD

看來果然是初心者最強XD
後來寅之助說要換成完格鬥遊戲,拿出了一片《S.Y.K経典争奪戦恋愛格闘》
看到這個名字我整個大笑啊!SYK何時變成戀愛格鬥遊戲了XD不要置入性行銷啊!
玩著玩著,撫子問起寅之助爸爸的事情,但寅之助突然生氣,眼神變得很可怕
撫子對這種氣氛再熟悉不過了,所以當寅之助伸手要拿另一片遊戲的時候,撫子很明顯的被嚇了一大跳
寅之助呆了一下,問撫子為什麼害怕,且也露出受傷的眼神
撫子說因為寅之助總是突然生氣,所以覺得很怕,覺得寅之助好像變了一個人
寅之助則是說他沒有變,就只是「生氣」而已,撫子以為寅之助討厭自己,覺得寅之助會生氣是因為覺得撫子很煩,開口問寅之助說「為什麼討厭我還要邀我來你家呢?」
寅之助回答「我沒那樣講過吧?」
可是寅之助總是一下子溫柔,一下子又發狠,前一天說撫子礙眼,隔天又若無其事地聊天,因為搞不懂寅之助在想什麼,所以會怕。
「我不討厭妳,如果討厭妳的話,我就不會邀妳來我房間了。」說著寅之助就伸手捏撫子的臉「我第一次遇到像妳這樣,會老實說出心裡的話的人。」並跟撫子說,以後也可以盡量跟他說話、吐槽他、跟他頂嘴,自己不會因為這樣就討厭撫子。說完又更用力捏了一下,於是撫子也笑著回捏寅之助的臉。

之後在圖書館遇到2020的若頭,還有時間停止、被帶到2020的過程都跟終夜路線的一樣,
不一樣的是,終夜他是親自跑到2010,所以撫子認識的終夜就是2020的終夜
但寅之助不一樣,2020的世界沒有神賀老師的干預,所以根本就沒有把大家湊在一起的特別補習活動
如果沒有那個補習,其實這些人根本不會認識
寅之助連小學有沒有跟撫子同個學校都不記得,雖然理一郎一樣是撫子的青梅竹馬
但是實際上2010的理一郎跟2020的理一郎是不同的人。
因此終夜對撫子會有「同學」的記憶,理一郎對撫子有「青梅竹馬」的記憶,但對2020的寅之助來說,根本不認識撫子這個人。
撫子在2020的世界面臨的是,雖然這個寅之助長相、個性都跟2010的寅之助一樣,
但不僅不記得自己,根本是兩個不一樣的人,撫子在過程中一直說服自己,他們是不同的人,但又會在很多小地方、個性細節上覺得「小虎果然還是小虎」,整個後半2020的劇情可說是圍繞著這個矛盾發展。

撫子處在人質的環境下,突然變得很堅強成熟
雖然終夜是說因為撫子以前有作夢,夢到2020的情形,那時就是在跟2020的撫子同步
所以現在的撫子精神上也會快速成長為22歲,但是……撫子不是9年前就發生意外昏迷不醒嗎?這樣再怎麼精神成長,應該都只會成長一年吧?昏迷之中的意識和知識、精神應該不會有成長才對?
總之,這點實在是個謎orz
不過遊戲設定就是說撫子到了2020後的精神面快速成長,所以能以22歲的思考方式來面對問題
知道自己的人質身分後,撫子先是找了寅之助來問現在的情況。

寅之助冷冷告訴她,她只是個棋子、道具,這時撫子也領悟到之前在2010的圖書館看到的「若頭」
那些說會保護撫子、會站在她這邊之類的話,都只是要暫時拉攏撫子的謊話罷了,
在心寒的同時,撫子也冷靜的問「我想把握現在的狀況,而且我認為你們不會輕易傷害我。」此時寅之助露出了冷酷的眼神說「妳好像很了解妳對政府的影響力嘛。」
撫子雖然害怕寅之助的眼神,但還是鼓起勇氣強勢的說「你們有你們的目的吧?我也想快點解決問題回到原本的世界,這樣一來利害關係應該是一致的,我覺得我們可以合作。請讓我見你們的首領,我想討論今後的合作方式。」
寅之助維持著可怕的眼神,支開了在旁看守的人後,走進撫子的房間
然後突然放軟語氣,摸了摸撫子的頭說「妳真是個強勢的女人啊,雖然堅強是很好,不過不要太逞強囉。」還戳了戳撫子的額頭說「我對KING為什麼會這麼執著於妳這麼強勢的女人感到好奇。」

寅之助離開後,撫子覺得剛才的寅之助非常「正常」就像2010的寅之助一樣,可是他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寅之助,
而且,過了10年,人一定都會有所改變,
搞不好剛才那些話也只是寅之助在騙自己,有可能所謂的政府根本就不壞,只是寅之助他們想要革命而已。
想著想著撫子發現外面好像沒有人,
打開門一看,的確沒有守衛在,於是撫子打算趁機溜出去
結果在走廊上遇到兩個有心會的人,對方好像不知道撫子是人質的樣子,想要非禮撫子
不過這時有心會的首領芳宗出現阻止,把那兩個人趕走
撫子看到首領後,直接開口說「我知道自己只是交涉用的棋子,但是這樣一直被關著,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合作,想要知道有心會有什麼打算。」不過芳宗冷笑了一下,說撫子太有自信以為他們不會傷害人質。
有心會說穿了就類似暴力組織、黑道,他們不喜歡用拐彎抹角的溫和方式,喜歡抄捷徑談判
所以,要撫子在做任何行動、說任何話之前要先想清楚,要是惹怒了他們,撫子隨時可能會被殺
撫子聽完深刻了解到,這番話不是忠告,而是警告。
然後這時寅之助出現,芳宗質問寅之助為什麼故意撤掉守衛,
這才知道寅之助是故意放撫子出來,而放她出來的目的不是要放走她,而是……要讓她知道自己的人質立場
知道自己逃出來也沒地方去,知道這裡的人對她的並沒有好感。

接著芳宗說政府那邊回信了,內容是「不接受有心會的交換條件,立刻把撫子毫髮無傷的送回來,不然就武力鎮壓」
從這封信可以看出,政府那邊真的很重視撫子,所以看來撫子這個人質頗有利用價值
芳宗說,既然政府態度這麼強硬,那就讓他們看看我們的決心,然後說「小姐,妳的頭髮很漂亮嘛。」然後說現在是寅之助的表現機會,就交給寅之助了。
於是寅之助不發一語的拉走撫子,推到房間裡亮出刀子。
撫子害怕得一直退後,但很快就被寅之助抱住,這次打算先把撫子的頭髮剪下來寄到政府那邊
雖然害怕,但撫子還是逞強的說「不過就是頭髮嘛,隨便你剪吧。」
寅之助把撫子抱在懷裡,一邊溫柔的梳她的頭髮一邊慢慢用刀子切斷

「要恨就去恨KING吧。」
「我根本就不認識KING,恨不認識的人也沒用,我要恨就恨你。」
個人頗喜歡剪頭髮的這段對話,喜歡強氣的撫子XD
之後寅之助一邊剪一邊跟撫子聊天,說第一次在圖書館見到她的時候,很訝異KING執著的目標居然只是個小孩子
有一點於心不忍,但是為了組織的理想和目標,還是把她帶過來
帶來之後發現她意外的是個很不服輸、個性強勢的女孩,覺得她很有趣也很難搞。
撫子就只是靜靜地聽著,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發現在聽他說話的時候,自己的注意力也比較沒有放在頭髮上了。
之後寅之助把剪下的頭髮交給芳宗,芳宗說寅之助的殘酷不亞於自己
因為……寅之助故意利用2010年的同學身分,卸下撫子的心防。

之後又過了幾天,政府那邊好像一直沒有新的動作。
撫子覺得在這裡的生活壓力很大,完全不能踏出房門一步,平常也不會有人來跟她說話,
讓撫子越來越覺得再待下去一定會有危險,於是想了一下,用了老梗的裝肚子痛來騙守衛去找醫生
沒想到還真的讓她騙過了,撫子一邊想「怎麼這麼容易」一邊迅速溜出去
在外面又碰到有心會的人攔下她,撫子靈機一動,用冷靜的態度說「我是芳宗的客人。」
聽到她直呼首領的名字,再加上她莫名冷靜的語氣,有心會的小嘍囉信以為真
撫子就這樣異常順利的跑到外面。
但是即使到了外面,還是沒有地方可去,撫子自己跑到了住宅區,遇到一個神祕的青年,對方看到東張西望的撫子,主動過來搭話,問撫子為什麼沒有「居民編號」
撫子還來不及回答,就被巡邏的政府警衛發現,青年和撫子兩個人一起逃跑
看來政府是用居民編號來管理人民,而沒有編號的人似乎就會像這樣被追
撫子跑到一半突然被人拉到旁邊的巷子,回頭一看,拉住她的人是寅之助
「小虎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才要問妳!」
撫子這才想起來自己剛剛逃出有心會,不過已經太遲了,寅之助牢牢抓住撫子
寅之助說有心會目前都很禮遇撫子,叫撫子不用擔心。
但是撫子覺得那種整天不能踏出房門,房門外全都是有可能會對她不利的男人,而且有心會高層也隨時可能傷害她,青梅竹馬的理一郎在剛來的那天見過一面後就再也沒出現,而終夜雖然對撫子還算好,但也很冷淡,唯一信任的熟人寅之助則是剪了自己的頭髮……這樣的生活一點都不叫做禮遇。
話說到一半,剛才的青年又折回來,看到寅之助就說「你是有心會的若頭吧?」
寅之助狠狠趕走他,不過青年小聲跟撫子說「有麻煩就到D35區來找我吧。」

回去之後撫子又被關在原來的房間,寅之助一直說有心會現在不會對她不利,有心會是為了要達到目的才利用她,並不是對她個人有什麼仇,所以不會毫無理由隨便傷害撫子。
但是,站在人質的角度,現在這種狀況實在無法放心,而且「現在」不會對她不利,那麼果然將來還是會傷害撫子吧?
因此撫子完全聽不進寅之助的勸說,甚至說「你才不是小虎,不是我認識的小虎,小虎沒有那麼殘酷。就算你再怎麼安慰我,對我好,我也只會害怕而已,因為我不知道你有什麼企圖。」
聽到這句話,寅之助狠狠揍了一下牆壁︰「妳以為跟小時候的我有一點點交流,就自以為了解我了嗎?小時候的我怎麼可能對妳這種人敞開心胸?反正妳一定也是被他騙了吧?我還真同情小時候的我啊,居然要陪著妳這種無知的大小姐。」
撫子聽到他否定2010自己與寅之助的回憶,忍不住生氣地給了寅之助一巴掌。
被打了之後的寅之助當然更生氣了

「沒幾個人敢動手打我喔……妳這是挑釁嗎?」
「如果你打了我,就毫無疑問的是個爛男人了。我認識的小虎說過,打女人的男人是爛人。如果你打了我,我就可以確定你不是我認識的小虎,我求之不得呢。還可以很高興的認定你是個不足為懼的爛人。」
這段對話我也超喜歡!這條路線的撫子整個是我喜歡的型,雖然覺得「這樣的語氣沒問題嗎?」替她捏一把冷汗,不過在這種狀態下還能堅定地說出這些話的撫子,還是讓人覺得很爽快。
聽到撫子這些話,寅之助用力壓住撫子︰「吵死了,指著我說我不是小虎……我是不知道妳跟以前的我是什麼關係,不過我就是我,我不需要配合妳的理想和妄想。以前的我為什麼會讓妳有這種幻想?妳該不會是喜歡以前的那個我吧?」看到撫子一時說不出話來,寅之助知道自己猜中了。
撫子回答「小虎看似冷淡,但很會照顧人,雖然稱不上是溫柔,可是跟他在一起很安心。」
然後撫子說現在的寅之助變了,不是她認識的寅之助。
寅之助聽完說「看來我不打碎妳的幻想不行呢。反正妳是想要我動粗吧?我一直都是這樣的人,我沒有變過。我完全聽不懂妳說的那些夢話。」
撫子聽到這裡終於忍不住第一次在寅之助面前哭出來,以前不管是多害怕多擔心,她都忍著沒有哭,但這時卻哭了出來。
因為她知道自己一方面覺得「就算小虎不認得我了,就算不是原來的小虎,但小虎還是小虎」另一方面又想否定這個想法,想要確定「現在的小虎不是我認得的小虎」自己也搞不懂這種矛盾的心態。
寅之助看到她哭了,似乎終於冷靜下來,彎下腰吻去撫子的淚水,摸了摸她的頭安撫她,之後沒說什麼就離開了。

看來這篇還是打不完,剩下的留到下一篇繼續。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