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 ZERO ~終焉の一秒~ 西園寺 寅之助 路線(下)

因為少了很多在終夜路線就講過的共通劇情,這次應該可以兩篇內解決!
寅之助這類的角色算是在乙女遊戲中我很容易會有興趣的角色,
不過玩完之後發現他意外的萌!一般來說這型的角色很容易被塑造成「外表凶狠內心溫柔」
但寅之助這個角色除了這點以外,還多加了一些要素,所以在玩的時候不會有處處老梗的感覺
而且其實玩到後來某幾個結局,發現其實他也挺有病的(笑)
有病的角色有很多種,而且大部分我並不喜歡,不過他這種我不討厭,甚至會覺得好像有點萌。
是說寅之助叫撫子都會用「お嬢」來稱呼,這個也是個隱藏的萌點(?)


撫子一個人的時候回想起以前的情形,
跟寅之助一起回家的時候,寅之助說如果被人家看到九樓財閥的大小姐跟我在一起,搞不好會傷害九樓家的名譽喔。
撫子笑著說,如果家裡的名聲會因為這樣被破壞的話,那麼九樓財閥乾脆不要存在好了,我不需要不能跟朋友一起回家的家世背景。
然後以前班上同學跑來跟撫子說,寅之助有很多不好的謠言,為了撫子好,叫她不要接近寅之助,
但撫子生氣的說,妳這才不是為了我好,再說,寅之助的那些謠言我才不相信呢。
然後對方被撫子這樣嚴厲糾正後哭著跑掉了。
這番話全都被當時躲在窗簾後面睡覺的寅之助聽在耳裡。

寅之助說自己早就習慣那些謠言和誤會了,覺得真的會因為這樣疏遠他的人,就隨他們高興,反正會留下的還是會留下,他只要留下最珍貴的人就好了。
還笑說撫子把人家弄哭,不過撫子說,剛才那個女生喜歡寅之助
所以才會過來警告最近跟寅之助走得很近的自己,
寅之助回了句「真是不懂妳們女生耶。」

接著轉到政府那邊,KING看到撫子的頭髮後勃然大怒,
大舉派人過來有心會這邊,要用武力鎮壓的方式強行帶走撫子
敵人來襲,有心會的人急著抓撫子過去當威脅用的道具,不過到了前線後,寅之助看到撫子非常驚訝
要他們快點把撫子帶走,不過他們聽不進去,用刀架著撫子威脅說如果政府不撤兵就要殺了她
最後被激怒了還真的打算下手,這時寅之助衝上去幫忙擋下那一刀
寅之助倒下後場面一片混亂,眼看政府的人就要步步逼近,撫子靈機一動撿起地上的刀子抵在自己脖子上
「我才不要去政府那邊,如果你們再靠近我就要自殺!」說著說著還真的畫破自己的脖子,流了不少血
政府那邊的人看到撫子受傷,顯然慌了陣腳,最後只好離開了。
這時撫子撲到寅之助身邊,發現他流了很多血,而旁邊的人也都呆站在原地,是撫子大罵他們才回神去叫醫生。
不過這時寅之助已經失去意識了。

雖然傷得不輕,不過因為有及時急救,所以勉強是救了回來
傷口縫了好幾針,但寅之助說這是小傷,
這次在撫子的堅持和終夜的幫忙下,照顧寅之助的工作就交給撫子,一開始有心會的人還會派人監視她,不過後來就慢慢緩和了,而且對她的態度也越來越友善。
撫子以前的夢想是當醫生,所以多多少少有一點相關的知識,寅之助再次說覺得撫子突然間變成熟了,不過又笑著補了一句「不過,反正妳還是妳嘛。」
聽到這句話,撫子才想到,自己不應該老是拿以前的寅之助來比較,也不要把重點放在兩個人是不是同一個人上,應該要好好了解現在眼前這個寅之助才對。

之後某天撫子幫寅之助送飯,一開門發現寅之助沒穿上衣,
原來他是在自己纏繃帶,但是傷口在腹部,自己纏不好
於是寅之助拜託撫子幫他,因為是纏在肚子上,自然就會變成擁抱的動作

本來看到寅之助的傷口一陣難過,忍不住用手摸了傷口一下,但後來驚覺自己的行為有點奇怪
緊張加害羞,閉著眼睛一邊背圓周率一邊纏繃帶,不小心纏得太緊,
寅之助阻止她,她也沒有聽進去,最後是寅之助自己把繃帶拿過來收尾。
還調侃撫子「妳剛才一下子難過一下子臉紅的,在想什麼啊?」
撫子回答自己在背圓周率,當然又被寅之助嘲笑「喔~?所以妳背圓周率會臉紅啊?」
撫子惱羞成怒,抄起一本書就往寅之助的傷口砸。

之後又過了一陣子,政府那邊回信說願意接受有心會的條件,
用被政府抓住的有心會首領「時雨」來換回撫子,
在之前終夜路線就有提過,現在的芳宗只是代理的首領,創組織的首領被政府抓走了,
不過芳宗也注意到寅之助似乎對撫子有感情,所以叫手下瞞著寅之助去進行人質交換的談判,打算偷偷把撫子拿去換時雨。
寅之助說過,本來的首領是個很衝動的人,做事情瞻前不顧後,做出很多明顯就是恐怖活動的事,而且都會親自出馬
所以才會被抓,也意外得知這個時雨是個女人。
撫子問起其他人帶在有心會的原因,終夜和理一郎當然不是像2010那樣,因為是同學在聚在一起
終夜是因為有心會覺得不能老是靠暴力,應該要運用科學的力量,所以才招募終夜進來,
而理一郎本來是政府那邊的人,也跟寅之助交過手,不過寅之助得知理一郎對政府的作法很不能認同,所以就吸收理一郎加入,加入的條件是要理一郎從政府那邊偷出時空跳躍的技術。
講到理一郎,撫子就想到最近一直沒看到他,不禁露出寂寞的表情,
寅之助看到她這個樣子就說「怎麼?見不到青梅竹馬寂寞了嗎?」撫子說的確很寂寞,寅之助就有點生氣的問「他沒有阻止妳被帶過來,也沒有來找妳,這樣妳還相信他嗎?」
撫子回答,不管過了幾年,理一郎還是有不會變的地方,相信理一郎不會做壞事,
然後,這時撫子也想到,寅之助應該也一樣吧,以前的寅之助有時會突然很可怕,但有時又很溫柔,現在的寅之助也一樣,
也許即使是不同的人,即使寅之助忘了她,但還是有些東西是不會變的。

又過了一陣子,寅之助勉強算是恢復健康,大家在寅之助的房間慶祝喝酒
在寅之助休養的時候,每天都會有人來探望,可以感覺出寅之助非常受到組織裡眾人的愛戴
大家也一直勸撫子喝酒,還說「喝嘛,反正又不是未成年。」撫子則是心想「我完全是未成年啊!!」
雖然寅之助也想喝,不過被撫子嚴厲警告,所以寅之助只好拒絕。整個很有妻管嚴的感覺(笑)
其他人也調侃說「若頭出手真快耶~」

接下來就是撫子被騙出去,目的當然是要把撫子送到政府手上
撫子雖然不想從命,但是她想到以前寅之助說過「太相信我的話,妳會後悔的」
領悟到最近自以為跟寅之助親近一點了,但其實寅之助還是把她當道具看
被帶到CZ的大樓前時,政府的人說KING一直很想見撫子
這時撫子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她根本不認識那個KING,就算KING是神賀老師好了,她也跟老師不熟
搞不懂為什麼KING對自己這麼執著,於是撫子強烈抗拒進入CZ的大樓
這時寅之助就突然出現,搞了一陣爆破後把撫子趁亂帶走,但是寅之助救走撫子的舉動等於是背叛了有心會,現在不能回去了
於是兩人跑到理一郎的藏身處,不過這時理一郎不在家,所以兩人就自己跑進去
這邊有一段寅之助幫忙撫子處理腳傷的劇情

寅之助用親吻的方式說要消毒……可是不是有消毒水嗎!寅之助根本是故意的吧!
這時寅之助也說,本來自己也知道撫子是交涉用的道具,但實際聽到撫子被送走後,就突然一陣生氣
想都沒想就跑來把撫子搶回去,本來以為自己不是這麼衝動、做事不考慮後果的人,但還是暴走了。
之後兩人一起在理一郎的床上睡覺,因為本來撫子說她要睡地上,但寅之助說不能讓女生睡地上
兩人堅持一陣子後……寅之助就自己爬上床說要一起睡了orz
撫子半夢半醒間感覺到有人在摸自己的頭,但因為覺得很舒服就沒有睜開眼睛
但後來手摸到臉頰、脖子,感覺越來越不對勁才突然嚇得跳起來
寅之助調侃說「妳其實中途就醒了吧?我剛才可是有手下留情了喔。」

之後他們聊到寅之助的家庭,原來芳宗是寅之助的爸爸,
芳宗從小就很討厭寅之助他們這些小孩子,寅之助對他的記憶就是一直被打
寅之助非常討厭芳宗,不想成為那樣的人,小時候的寅之助曾用眼罩把左眼遮住,是因為寅之助生來左右眼的顏色就不一樣,左邊是藍色右邊是金棕色,芳宗以前一直說寅之助很噁心。
但是明明這麼討厭芳宗,卻發現自己越大就越像他,生氣起來就什麼都顧不瞭,也常會傷害身邊的人
也越來越覺得自己不再是自己,而是越來越像爸爸,所以當初撫子說「你不是小虎」的時候,寅之助才會那麼生氣。
撫子說,自己願意接受現在的寅之助,帶著想要告白的心情努力表達這些話,
但寅之助卻叫她閉嘴,然後臉紅移開視線說「我不討厭妳啦。」撫子回答「我以為你一定討厭我」
寅之助︰「我沒那樣講過吧?而且我應該很明顯的對妳表達善意才對啊,妳都沒感覺到嗎?」

接著寅之助說要回有心會,把撫子送回2010,有心會那邊有終夜和時空跳躍的相關器材
兩人回到有心會正在討論傳送問題的時候,就被芳宗發現了
芳宗︰「這女孩應該是被送到政府那邊了吧?」
寅之助︰「因為我想要,所以跑去拿回來了,我要把她變成我的。」←驚人的告白XD
但這樣一來,就無法換回前首領時雨,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發現原來時雨是寅之助的媽媽,難怪芳宗對時雨如此執著。
接著芳宗狠狠揍了寅之助一頓,寅之助都沒有還手,所以被打得站不起來
芳宗說,寅之助為了女人背叛組織,簡直就跟自己一樣,但他質疑撫子喜歡的是否真的是「這個」寅之助,並說根本不會有人愛這個老愛惹麻煩的寅之助。
撫子反駁,說她需要的就是眼前這個寅之助,如果自己喜歡的是2010的寅之助,那麼自己就不會在寅之助身邊待這麼久了。
後來其他有心會的人也跑了過來,寅之助趁亂拉著撫子逃走。

逃出來又無處可去了,撫子提議去找理一郎,但寅之助似乎有點小吃醋的樣子,
走到一半就從後面抱住撫子

「妳喜歡我吧?不是另一個世界的我,也不是理一郎,而是現在這個我,再跟我說一次,妳喜歡的人是我。」
寅之助說以前撫子明明就面對著寅之助,但老是執著於另一個世界的寅之助,讓他非常的煩躁。
而撫子則是覺得,她想要了解寅之助,可是越靠近就越害怕,但是明明害怕,還是情不自禁的想要接近他。
然後撫子說想要現在的寅之助,想要了解他的一切。
寅之助則是笑著說,「所以妳的意思是不論好壞,想要我的一切嗎?沒見過這麼貪心的女人呢,好啊,妳要就都給妳,把我的一切都給妳。」
撫子回答︰「那我就收下囉,之後吵著要我還你我也不會還的。」
互相告白完之後,寅之助又說要回有心會,說想要做個了結。
回去之後本來被大家團團圍住,不過其實有心會裡早就分成 首領派 和 若頭派 有一半的人不喜歡芳宗的做法
這早就是組織長久以來的問題了,所以後來寅之助就已「親自去奪回時雨」作為條件,要求帶著有心會的若頭派成員離開創立新的組織。
芳宗也答應了,畢竟組織裡一直存在著反對他的人,再這樣下去也不是好事。

回到房間後,寅之助問撫子想不想回2010,要她現在決定
因為一旦脫離有心會,就無法再回來使用這些儀器了,撫子雖然想回去,可是不想丟下這裡的寅之助
而且自己已經說過,要接受寅之助的一切
但是寅之助不等撫子回答,就想硬把她拉去傳送,撫子用力甩脫寅之助的手
「我喜歡小虎。」
「……嗄?」
「人家這麼認真告白,你那是什麼態度啊。我不要回去,回去就再也見不到你、再也碰不到你了,小虎覺得這樣無所謂嗎?如果回去就再也見不到你,那我就不回去了。」
「沒關係嗎?現在不回去的話,就真的再也回不去囉。」
「沒關係,就算小虎趕我走,我也不回去。而且小虎不是說要把一切都給我嗎?我很貪心的,一旦拿到了就不會放手。」
「妳真的知道〝想要我的一切〞的意思嗎?」
「……算是。」
「喔?妳還真是早熟耶,我在妳這個年紀還不曉得那個意思喔……妳也會把妳的一切給我吧?」

……雖然說這是浪漫的瞬間,可是我心裡一直想著,
撫子外表有22歲,可是內心是12歲啊!寅之助你犯罪了啊~~!
再加上之前那個精神同步說,這裡的撫子昏迷了9年耶,應該跟沒有成長一樣吧。
總之,莫名有種蘿莉控的感覺XD

撫子在心裡想著
這個瞬間,我把要回去的想法深深封印在心裡,不去看、不去想,即使會失去一切,即使罪孽深重,我也不想放棄真愛的人,所以我決定在這個世界生活。
幾個月後,寅之助也離開了有心會,正忙著處理創立新組織的事,每天都很忙碌,
雖然撫子說想幫忙,但寅之助都說不用,不過撫子還是會偷偷去找情報屋,打探一些現在的局勢問題,想要盡自己的力量幫寅之助。
情報屋就是之前撫子逃出有心會後遇到的那個人,他很擔心地問撫子,跟寅之助在一起真的沒問題嗎?
因為他覺得寅之助很可怕,常常差點被寅之助殺死
不過撫子笑著說,寅之助是忠犬,只是護主心切而已,其實不會可怕。
回到家後,寅之助對撫子擅自溜出去會男人在鬧彆扭,撫子一回家就被推倒,
但撫子現在已經不會怕生氣的寅之助了,而是耐心地問寅之助為什麼生氣。

寅之助在那之後的獨佔欲變得越來越強,
連撫子在跟附近的小孩子玩,小孩脫口說要長大後要娶撫子,寅之助就對小孩子「認真」的生氣了,是的,就是寅之助平常生氣時那種恐怖的態度。
寅之助說撫子現在越來越強勢了,一開始的純情都不知跑到哪裡去。並說撫子永遠都是他的,不會把撫子讓給任何人。

以上是未來殘留ED【牙の抜けない獣】,
其實我比較喜歡2020的寅之助,可能是因為2010的寅之助是個小孩,萌不起來吧。所以我個人是最喜歡這個ED,
歸還ED【この世界のどこでだって】和Bad ED【ふたりのトラ】感覺寅之助都有點壞掉(笑)
但是這個ED感覺有點不完整就是了,最後沒有說到底有沒有搶回時雨,
只有說他們正在努力到處蒐集資訊,計畫把時雨搶回來,也就是說,跟終夜路線一樣,留在未來的ED都是前途不明的狀態。

接下來講歸還ED【この世界のどこでだって】
雖然我沒特別喜歡這個ED,可是這個ED的壞掉的寅之助莫名不錯(?)

這個ED是最後寅之助問撫子要不要回去的時候,撫子脫口就說想回去
寅之助也沒說什麼,就帶著撫子去傳送的儀器那邊
撫子走著走著才在想,明明自己都承諾要接受寅之助的一切,現在才說要回去,不是等於背叛他了嗎?
不過寅之助說他覺得讓撫子回去是最好的,並說自己會幫撫子解決一年後的意外和時間停止的問題
解決完之後也會去見撫子最後一面,要撫子等著。
還叮嚀撫子不可以喜歡上2010的寅之助以外的人,說把撫子讓給2010的寅之助他是還能接受,反正都是自己,可是不許撫子喜歡上不是他的人。
寅之助在撫子先傳送過去之後,跟終夜說自己會用「最根本」的方式解決問題
終夜不斷阻止,說「難道你是想要報復丟下你自己回去的撫子嗎?!」
但最後還是沒能阻止寅之助過去。

撫子醒過來後發現,時間還是停止的,走了一陣子時間才又恢復流動
她連忙抓住同學問說理一郎他們在哪裡,同學疑惑地說有看到理一郎,可是不認識那個叫鷹斗的人
撫子大驚,又說怎麼可能,鷹斗不是轉學生嗎?但同學說沒有轉學生,甚至說不認得神賀老師。
就在撫子有某種不祥的預感時,看到雙手染滿鮮血的寅之助(2020版)走了過來

用滿是鮮血的手摸了摸撫子的頭,說這樣一切都沒事了,撫子可以安心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聲音一如往常的溫柔,但是寅之助的眼神中藏著瘋狂的殘暴,那隻金棕色的眼睛讓人不寒而慄,
撫子知道,是自己讓寅之助變成這樣,不禁流下眼淚,面對柔聲安慰的寅之助,撫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寅之助道完別之後就揮揮手離開了。只留下臉上頭上都是鮮血的撫子。
「我曾喜歡過妳喔。」
為什麼是過去式呢?最後留下的回憶是溫柔的氣息……和鮮血的味道。

之後撫子長大後慢慢忘記在2020的種種,記憶越變越淡
────最後,完全失去了那份溫柔、手的溫度和對2020的寅之助的一切記憶。
過了10年,撫子還是在跟寅之助交往(這個寅之助當然是2010的那個)
2020的某個春天,撫子很氣寅之助賭博賭到約會遲到,兩個人邊吵架,撫子邊覺得有既視感
一瞬間和過去跟2020的寅之助吵架的情景重疊,但是一下又忘了
之後寅之助摸了摸撫子的頭,撫子也對摸頭的動作有印象,覺得是一種開心、害怕和安心、難過等許多情感交雜在一起的複雜情感。
但是想不起那到底是在什麼時候的事了。

雖然說這個ED10年後算是幸福,但是有種「選了這個勢必放棄另一個」的心痛感,
選擇留在未來,當然也是代表放棄2010的寅之助,不過劇情上沒有特別提到撫子捨不得2010的寅之助
撫子想回去的原因是放不下家人,而不是放不下2010的寅之助
但是在歸還ED裡,就感覺撫子放不下2020的寅之助
這個ED的寅之助感覺有點壞掉了,為了撫子殺了鷹斗和神賀老師,徹底抹消他們的存在
不過他對撫子還是很溫柔,也願意放手讓撫子在2010的世界得到幸福。
只是……也許就像終夜說的吧?這是寅之助對撫子的一點點小報復。畢竟他應該在內心深處,還是有點怨恨丟下自己的撫子吧。

而Bad ED【ふたりのトラ】則是,撫子在之前芳宗問她喜歡的是2010的寅之助的時候,沒有回答說自己喜歡現在的寅之助
之後撫子被寅之助打昏,後來再醒來的時候,寅之助溫柔地抱著撫子
但撫子發現,寅之助手上都是血,
寅之助說,妳喜歡的是現在的我對吧?不再需要2010的那個我了吧?
撫子聽到這句話就了解了,寅之助大概是殺了2010的寅之助吧……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