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 ZERO Original SS 加納 理一郎篇 「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

B"s log從去年年末左右開始就有連載《CLOCK ZERO》的訪談、遊戲介紹和短篇小說,
我是不久前才知道有這回事orz
但是過期的雜誌實在很難收集,所以我能收集到的不多TDT
今天先翻譯了理一郎的短篇小說「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我一向很討厭翻譯書名、段落篇章名之類,所以這個題目我就不翻了XD
以下的小說翻譯因為又不是工作,所以絕對不是逐字逐句翻譯。

CLOCK ZERO Original SS 加納 理一郎篇 「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

某個白色的東西「啪沙」一聲掉下來,加納理一郎彎下腰撿起那個東西。

「──給加納理一郎」

從鞋櫃裡掉出來的,是一封在信封上寫著這麼一行小字的信。
緩緩拆開一看,白色的信紙上寫著滿滿又小又可愛的文字。
信紙的四個角落,還散布著優雅的花朵圖案。

理一郎面不改色地掃過信上顫抖的字體。

「──我一直很喜歡你。」

文章最後以這句話作結。
他常收到這種信,沒有「請到某某地來」或是「期盼你的回應」之類的句子。
換言之,應該就只是想表達心意而已吧。眉間的皺紋加深,他輕輕嘆了口氣。

(……沒聽過的名字。)

仔細端詳送信者的名字,再度蹙眉。
沒聽過名字就代表,至少他跟對方的關係稱不上是朋友──話說回來,跟理一郎是朋友關係的女孩子,幾乎等於是沒有──即使如此,對方還是說了「我喜歡你」。
理一郎無法理解這種想法。為什麼能說自己喜歡一個根本不怎麼認識的人呢?
明明跟自己講過話的女孩子,大多是戰戰兢兢的,或是說他「冷漠」,對他敬而遠之。
寫這封信的人,若嘗試實際跟自己講話,一定也會幻想破滅吧。

「理一郎。你現在要回家嗎?」

突然被叫了一聲,一下就猜出聲音主人是誰的理一郎緩緩回過頭。

「……是妳啊。」

大部分的女孩子看到他可怕的表情,都會一瞬間面露怯色,只有她──九樓撫子不一樣。
原因是,她對這種反應已經習以為常了。搞不好事到如今,她根本沒在注意理一郎的表情變化。
因為撫子是理一郎從孩提時代就看著彼此成長的青梅竹馬。

閱讀更多CLOCK ZERO Original SS 加納 理一郎篇 「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