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 ZERO Original SS 加納 理一郎篇 「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

B"s log從去年年末左右開始就有連載《CLOCK ZERO》的訪談、遊戲介紹和短篇小說,
我是不久前才知道有這回事orz
但是過期的雜誌實在很難收集,所以我能收集到的不多TDT
今天先翻譯了理一郎的短篇小說「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我一向很討厭翻譯書名、段落篇章名之類,所以這個題目我就不翻了XD
以下的小說翻譯因為又不是工作,所以絕對不是逐字逐句翻譯。

CLOCK ZERO Original SS 加納 理一郎篇 「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

某個白色的東西「啪沙」一聲掉下來,加納理一郎彎下腰撿起那個東西。

「──給加納理一郎」

從鞋櫃裡掉出來的,是一封在信封上寫著這麼一行小字的信。
緩緩拆開一看,白色的信紙上寫著滿滿又小又可愛的文字。
信紙的四個角落,還散布著優雅的花朵圖案。

理一郎面不改色地掃過信上顫抖的字體。

「──我一直很喜歡你。」

文章最後以這句話作結。
他常收到這種信,沒有「請到某某地來」或是「期盼你的回應」之類的句子。
換言之,應該就只是想表達心意而已吧。眉間的皺紋加深,他輕輕嘆了口氣。

(……沒聽過的名字。)

仔細端詳送信者的名字,再度蹙眉。
沒聽過名字就代表,至少他跟對方的關係稱不上是朋友──話說回來,跟理一郎是朋友關係的女孩子,幾乎等於是沒有──即使如此,對方還是說了「我喜歡你」。
理一郎無法理解這種想法。為什麼能說自己喜歡一個根本不怎麼認識的人呢?
明明跟自己講過話的女孩子,大多是戰戰兢兢的,或是說他「冷漠」,對他敬而遠之。
寫這封信的人,若嘗試實際跟自己講話,一定也會幻想破滅吧。

「理一郎。你現在要回家嗎?」

突然被叫了一聲,一下就猜出聲音主人是誰的理一郎緩緩回過頭。

「……是妳啊。」

大部分的女孩子看到他可怕的表情,都會一瞬間面露怯色,只有她──九樓撫子不一樣。
原因是,她對這種反應已經習以為常了。搞不好事到如今,她根本沒在注意理一郎的表情變化。
因為撫子是理一郎從孩提時代就看著彼此成長的青梅竹馬。


「我也終於做完雜務了,回家吧。」
「……是可以。妳又被拖去幫忙了嗎?」
「因為某個人不幫忙,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喔?」
「就算我不幫忙,也有海棠在吧──話說回來,那傢伙呢?」

擔任值日生的撫子在回家前,被老師叫去幫忙整理講義。
理一郎得參加社團活動,所以早早離開,不過本來想跟她一起回家的鷹斗應該會幫她才對。
很難想像鷹斗──那個不管對誰都很親切的轉學生──會丟下撫子自己回家。
但撫子還是準備自己一個人回家,理一郎自然對這個事實感到生氣。

「那傢伙意外的是個很無情的人啊。」
「不是啦,因為鷹斗好像想起家裡有事的樣子……要他留下來陪我也很不好意思,就讓他先回去了。」
「……妳又在逞強了吧。」
「我沒有逞強啦。因為鷹斗有幫忙到一半,所以是我一個人也能做完的量呀。」
「妳還真敢說,明明就拖到這麼晚。要是沒遇到我,妳打算怎麼回家。」
「……?要是沒遇到理一郎的話,我就自己回家啊。」
「……哼~」

聽到撫子的話,理一郎眉間的皺紋又加深了。
天色就傍晚來說已經太暗,夜色越來越濃重。
無奈地想著,她生活態度明明就嚴謹得很,就不能改改這沒有危機感的個性嗎?

就算再沒危機感好了,前幾天這所學校可是出現了可疑人物啊。
如果只是聽到傳聞到還沒什麼問題,但是當時理一郎和撫子都在場,而且……

(……那個男的,知道撫子的名字。)

還想要抓她的手。
一想起那時的情形,理一郎就有種胃部翻攪灼燒、像是有冰冷的東西抵在脖子上的不舒服感。
可以宛如昨日之事般,清楚地憶起那個男人瞇起眼看著自己的動作。

(那傢伙很看不起我。)

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他確實很瞧不起我。一直忘不了那嘲諷般冷笑著的嘴角。
決不容許那種本能無法接受的存在接近撫子。

「理一郎?你怎麼了?」
「……沒什麼。」

──話雖如此,我並不打算說出口。
我又不是在擔心她,而且這也不是可以拿來閒聊的話題。
理一郎在冷淡回應的同時轉移視線,拿出鞋子。

「是噢?對了,理一郎,那是……什麼東西?」
「什麼?」
「信?」
「……」

兩人份的視線集中到還拿在手中的信上。
理一郎輕輕嘆了口氣,說著「沒什麼。」胡亂把信收到書包裡。

「……原來如此,也對啦,理一郎也到那個年紀了嘛。」
「……什麼啊?妳很噁耶。」
「好過分……你這種態度的話,會被寫那封信的女生討厭喔?」
「我也不希望她喜歡我啊。」

──啊,不對,她本來就喜歡我嘛。真是麻煩死了。
理一郎想完這些要是對方聽到一定會火冒三丈的事後,逕自向前走。

「又沒關係,你偶爾也跟我聊一下那類話題嘛。」
「白癡噢,跟妳講了也不有趣。」
「……理一郎你真的一點親切的影子都沒有耶。」
「事到如今對妳親切有什麼好處啊。」
「明明你就算不是面對我,也不會親切待人啊。」
「彼此彼此吧。」
「……以前你不是什麼都跟我說嗎。」
「……」

──以前我們兩個人總是在一起。
不管做什麼、不論去哪裡,只要兩個人手牽著手,彼此就能堅強起來。
可是現在不論是珍惜對方還是疏遠對方,都有種不上不下的感覺,抓不到距離感。

喜歡誰、討厭誰,小時候能坦白說出來的那些話,累積越多經驗和知識就越難說出口,這是為什麼呢?
尤其是面對她,這件事就變得非常困難。

「別講無聊的事,要回家了。快點跟上,撫子。」
「……真是的。理一郎總是一下子就用『無聊』總結話題呢。」

理一郎催促停下腳步抱怨的撫子。
看著她那不服氣地嘟起嘴的表情,他稍稍瞇細雙眼。

──想珍惜她也想疏遠她。
雖然同時懷抱著這兩種情感,但理一郎身邊總是有她的身影。

「話說回來……總覺得最近的生活跟『無聊』相距甚遠呢。」
「我倒覺得無聊比較好。」
「嘴上這麼說,但是理一郎也頗樂在其中的不是嗎?」
「妳多心了。」
「是嗎?」
「是吧。」

總之目前為止。
完全不想改變現在的關係。
想要繼續保持這種既好好珍惜又刻意疏遠,若即若離的距離感。

──趁還能一如往常地,切身覺得這種你一言我一語的拌嘴輕鬆自在的時候。

在〈CLOCK ZERO Original SS 加納 理一郎篇 「隣には、きっと、ずっと」〉中有 12 則留言

  1. 那個….不介意的話我這邊有收集到B"s log CZ的一些訪談跟小說,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MAIL給妳XD
    (在這收看許久的讀者留XD)

    回覆
  2. 哈哈!這個世界好小>"<我是在翼夢最先發B"s log CZ訪談+小說帖子的人~嗯!我也想給Arashi!不過很高興看到你的有愛翻譯!紀得先前有人有翻過鷹斗的~Arashi需要嗎?我一併寄給你!因為是你讓我更愛上這款遊戲的(雖然沒能玩得起)讓我小小的報答一下XD
    我有Mail給你了可是不知有無收到?

    回覆
  3. 世界好小!
    我想我朋友應該是看到你的文章
    才跟我說雜誌上有連載小說,
    可是我手邊只有這一期XDbb
    當初沒有想到這個是連載的orz
    不過也是啦,都有理一郎了,理當會有鷹斗……
    唔,沒有收到mail耶@@

    回覆
  4. 阿咧~我個人是沒有收到Arashi的回信…(連垃圾收件夾都去看了)還是Arashi想自破拿小說??(可是這樣還是少看到那有趣的訪談哪!)

    回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