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嵯峨野 路線

遊戲開頭選單設計成每完成一個角色,圖片上就會多一個人。
所以現在我的選單上有灯吾和嵯峨野……雖然其實我找了一下才找到他。

嵯峨野不愧是出現在遊戲盒子封面上的人,果然是官配啊,他的結局共有五種,是所有可攻略角色中最多的一個。
第一輪似乎無法攻略他的樣子,當初看官網介紹的時候就對嵯峨野最有興趣,遊戲入手後也試了很久,最後看Bad ED看到煩了,所以暫且放棄orz
嵯峨野的攻略有點複雜,若沒有看過提示應該很靠自己攻略完成。感謝巴友菊野さん給我攻略網站。
看了攻略之後,果然沒有看攻略很難迅速開出五個結局,有些分歧是分在奇怪的地方。
就攻略的難易度來說灯吾就簡單一點了,不看攻略也可以快速開出所有ED

嵯峨野的ED1應該算是整個遊戲的真結局吧。
至少是目前看來相較之下比較快樂一點的結局。而且嵯峨野路線的BL腦補機會非常多,有濃濃的腐味(笑)
只是嵯峨野路線也不是所有的謎都得到解釋,依舊有些地方不明白,看來真的要全部ED都玩出來才會知道。
五個結局當中有兩個Bad ED一個普通ED,另外兩個我覺得都不錯。


要攻略嵯峨野的要點之一是,在神社的活動請緊跟著ミコト。
ミコト似乎覺得由長得跟某個人很像,某次跟ミコト一起手牽手散步的時候,
ミコト說「真懷念,以前也有過同樣的經驗呢。」
因為先玩出了灯吾的結局,實在搞不懂由還會長得像誰。

在這條路線,由很常跟體內的白狐シン對話,其實神社的大家都不太知道在由體內的シン是醒著的,甚至不打算告訴由說他體內有白狐シン的靈魂。
不過因為シン是醒著的嘛,當然會跟由對話,也會告訴由一些事,
但是由並沒有告訴大家シン還醒著,完全抱著"既然你們不打算跟我說,那我就裝作不知道"的態度。

在故事的中段會遇到嵯峨野。
嵯峨野一出現就對由採取攻擊性的態度,嚷著要由把"身體"還給他,還說要"繼續未完的事"
不過在知道由只是個容器之後,倒是沒打算傷害由,只是一直要由把シン叫出來。

然後除了由以外的所有人看到嵯峨野都非常非常驚訝,
一方面是他的外表長得跟シン一模一樣,另一方面,黑狐也說「不可能是這傢伙!這傢伙怎麼可能還活著!」
因為シン的靈魂確實是在由身上,所以想必嵯峨野並不是シン,而是另一個偷了シン的身體的人。
シン似乎認識嵯峨野的樣子,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驚訝,可是很快就變成高興,而且想要再見嵯峨野一面。
不只是シン想見嵯峨野,由自己也對嵯峨野非常好奇,莫名想要再見他一面。
所以由開始丟著食物不管,下山就是猛找嵯峨野。結果當然就是被攻擊。

另一方面,ミコト和狹塔等人知道有個假的シン在外晃蕩之後似乎知道嵯峨野想做什麼,而且對此有點緊張,打算想辦法抓住嵯峨野。並提到「時間不多了,得快點才行」。
黑狐也知道嵯峨野的來頭,覺得再這樣下去由會有危險,所以要求ミコト暫時別讓由下山,因此由暫時被禁止下山。
不過因為由很想見嵯峨野,所以他就趁黑狐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下山找嵯峨野,但是沒有找到。
最後要回神社的時候在神社門口遇到嵯峨野。

不過嵯峨野還是一直叫シン出來,不想跟由說話。
在嵯峨野又要攻擊由的時候,黑狐和秋良趕到,而灯吾因為跑太慢所以落後在很後面的地方,
嵯峨野看到有人過來了,莫名乾脆的放棄攻擊。所以灯吾終於到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嵯峨野。

之後畫面轉到灯吾家,沒想到其實嵯峨野就住在灯吾家!
因為嵯峨野某天站在灯吾家前面看樁花說:「只有這個沒變。」灯吾的爸爸夜市看到他之後就讓他在自己家住下。
這時也講到嵯峨野真正的名字,他的名字是「樁 朱史」。似乎是樁家的第一代當主。
然後夜市提到其實灯奈不是他親生的女兒,也是在家門口撿到的,之所以取名為灯奈是因為樁家的第一代當主樁朱史的妻子就叫做灯奈。
而現在這個灯奈……其實是ミコト的第七條尾巴的化身(ミコト是九尾狐)是ミコト派來保護樁家的。
不過在這邊並沒有深入的解釋朱史和當年的灯奈的認識過程。

之後由回到神社,表達說他還是想再下山。這回ミコト倒是意外爽快的答應了。
不過要求由不要自己往危險的地方跳,專心準備吃東西就好。
於是隔天由就乖乖的去找灯吾和秋史,本來是要討論連續神隱事件,不過因為夜市突然要求灯吾去買晚餐的食材,於是就變成由、黑狐、秋史和灯吾灯奈一起去超市買東西。

這段劇情還挺有趣的,比方說講到加在湯裡的東西,灯奈說想加油豆腐(因為灯奈也是狐狸嘛)灯吾就莫名看著由說「你應該也喜歡吃油豆腐吧?」
還有講到買米,因為買桶裝的比較便宜,所以灯吾就買了桶裝,然後說「秋良應該比由有力氣吧?」把一整桶的米交給秋良扛。而秋良因為個性的關係,也就硬撐著從頭到尾都扛著那桶米。

接著一行人直接到灯吾家吃晚餐……當然就遇到嵯峨野了。

嵯峨野對灯吾和灯奈還算親切,但是對由的態度就很差,
由看到這種差別待遇莫名在意,整頓飯都沒有好好跟灯吾他們說話,滿腦都在想嵯峨野。
而且,其實當初由問他的名字,嵯峨野之所以會說"嵯峨野"只是要問由記不記得這個地方而已,不是在報自己的名字,不過既然由誤會了就算了,嵯峨野並沒有打算要說自己的真名。
飯吃到一半,嵯峨野就先行離開,路上遇到惡食二人組,就是他們吃掉灯奈幼稚園的園長,於是嵯峨野就順手把其中一個解決掉。
不料這幕被秋良看到了,所以秋良就一口咬定嵯峨野就是一連串神隱的兇手,畢竟在秋良眼中看來,嵯峨野是殺死了一個幼稚園小孩子。
不過灯奈倒是很感謝嵯峨野,因為那個外表是幼稚園小孩的惡食一直想吃掉灯吾,不過因為灯奈似乎是防禦專門,所以沒辦法主動攻擊對方,要等對方攻擊才行,所以遲遲無法除掉那個惡食。

隔天秋良就跑到神社找由,不過狹塔好像看秋良很不順眼的樣子?
總之秋良跟由說嵯峨野就是兇手,要由一起下山找嵯峨野。
但是灯吾當然不相信,而由也不怎麼信嵯峨野會做出這種事。
在市區找了一圈後,最後發現嵯峨野跟昨天逃掉的那個惡食打起來。
好不容易贏了之後,嵯峨野也受了一點傷,這時擔任"清掃員"的真白和架月出現要逮捕嵯峨野。(話說真白和架月的正身似乎是兔子的樣子?)
受傷的嵯峨野面對這兩個人的時候明顯居於下風,這時候由跳出來阻止真白和架月,嵯峨野則是趁機逃走。
最後由在芒草原那邊找到嵯峨野,並答應要跟他"繼續"。這時終於開始解釋真相。

シン認識朱史(就是嵯峨野)的時候,朱史還只是個少年罷了。
朱史很討厭妖怪,因為シン控制了空環地區,把時間停留在最適合妖怪捕食人類的時間,這個就是遊戲劇情中有時候會提到的"影"。
因為人類不斷的拓展開發,本來住在山上的妖怪們漸漸失去棲息之地,也很難吃到東西,於是身為妖怪頭目的シン為了讓同伴們有地方可以生存,把空環地區封印起來,維持在適合妖怪活動的狀態。
可是這樣一來,人類就隨時會面臨妖怪的威脅。
所以朱史一直追著シン想要打倒妖狐,不過區區人類的小孩子怎麼打得贏妖狐呢?所以シン一直抱著"陪他玩"的心態應付朱史。
但是某天朱史在山裡迷路遇到ミコト,當時朱史快要餓死了,ミコト一時興起就拿了一朵帶有妖力的樁花讓朱史吃。

朱史吃了之後就擁有特殊的能力,居然就成功破壞シン設下的結界。但相對的,朱史也耗盡了力氣倒下。
シン眼看時間就要被解放了,於是急著要重新封印時間,シン以為朱史已經死了,所以シン把自己的肉身當成封印的"楔",然後靈魂進入死掉成為空殼的朱史的體內。
但其實那時候朱史並沒有死,而是呈現靈肉分離的狀態,身體被シン占走之後朱史的靈魂無處可去,
這時シン又立刻封印了時間,本來シン以為只要有自己的肉身就可以維持封印,但其實要有一個肉體和一個靈魂才行,肉體是シン的肉體,而靈魂就是當時呈現遊魂狀態的朱史了。
在封印的時候,朱史的靈魂被一起封印起來。可是シン並不知道這回事。一直以為朱史已經死了。

在這之後的"朱史"其實就是シン,也是第一代被白狐附身的人,
之前說過樁朱史是樁家的第一代,雖然遊戲沒有特別明講,不過嵯峨野有提到過「居然擅自用我的身體留下後代」也說過「住在樁家的人不是我」。所以推測那個「樁朱史」應該是シン。
這麼一來,樁家其實……是白狐的後代?!
附帶一提,朱史的確長得跟由一模一樣,而由明明跟朱史沒有血緣關係卻還是長得跟朱史一樣的原因,據說是出生到一瞬間長大的過程中受到シン對朱史記憶的影響,所以才會長成那樣。
嵯峨野當然也知道由的身體不是朱史,之所以會說"把身體還來"只是不爽看到長得跟自己一樣的臉,隨便說的而已orz(虧我為了這句話糾結了好久)

而朱史長年被封印起來,腦中一直想著要解放時間,並且消滅白狐。
似乎是祭典那天的某種儀式把封印中的他喚醒,所以他就用了シン的身體脫離結界。
回到劇情,由說要繼續跟嵯峨野較量,畢竟嵯峨野一直想要打倒白狐。
但是嵯峨野擊出了一擊之後,由居然沒有躲開,就這樣讓嵯峨野打中。

原因是如果由是清醒狀態的話,シン會沒辦法出現。
不過這時候シン不知為何沒有出現,影也快要解放了,而如果影解放的話,長年跟影封印在一起的嵯峨野也會跟著消失。
シン為了不讓嵯峨野消失,用自己靈魂的所有力量交換讓嵯峨野留下來。但相對的,シン也就這樣完全消失了。
シン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補償自己當年沒發現朱史還活著,害他被封印了這麼久,所以自願用生命交換。

之後就進入ED 1 はるのあしおとやわらかに

シン消失之後,秋良發現由也不見了,神社人去樓空,所有本來待在神社的妖怪全部都消失了。
嵯峨野聽了之後跑到神社去看,這時意外的遇到由。
其實由並沒有消失,因為體內沒有了白狐,現在的由只是個普通人類而已,不過神社的其他妖怪因為影解放的關係無法繼續待在城裡,而且因為シン消失,成對的ミコト也消失了,妖怪們等於失去了頭目,於是全部退回到深山,身為人類的由理所當然的被一個人丟下。
因為由從出生以來就是為了當白狐的容器,而且他是一瞬間長大,所以其實也不能算是人類這邊,被妖怪們丟下之後也無處可去,只好一個人住在空無一人的神社。
而搶了妖狐身體的嵯峨野其實也不能說是完全的人類,這下兩個人都無處可去,也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
由人生的目的本來是要當シン的容器,現在シン消失了,等於失去了唯一的目的。他也不知道除此之外自己要做什麼,以前根本沒有想過這種事。
嵯峨野也一樣,他從封印中醒來的目的就是要解放影,本來打算跟著影一起消失,沒想到卻被硬留下來,這樣的他也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
這時候由說「肚子餓了」,於是兩個人決定從「吃東西」開始,不過這回「吃東西」不再是吃人類,而是以人類的身分吃普通的東西。

這個結局感覺上還算圓滿,如果這是真結局的話,我還挺喜歡這種安排的。
就是妖狐消失了,再也沒有妖狐吃東西、找容器的無限輪迴,城市也從影的封印中解放,再也不用擔心妖怪的威脅。
只是這兩個夾在人類和妖怪之間的人,今後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下去。
不過,往好處想是,既然都活著就一定有辦法,而且他們不是一個人,還彼此有個照應。

另外一個結局ED 4 治らぬ傷は夢に似て 也算是不錯,只是感覺沒有ED1那麼好。
這個結局是說狹塔把嵯峨野抓走,想要用嵯峨野重新補強影的封印。
由、灯吾和秋良想要追過去,但被真白和架月阻擋,這時候之前遇到過的妖怪少女二人組,薙和朔就出來幫忙,說會幫忙對付真白和架月,要由他們快點過去追狹塔。
薙和朔似乎是很強的妖怪,真白和架月看到她們的時候明顯有點緊張。
朔以前好像是認識嵯峨野的樣子,就對話內容來看,似乎以前曾經敗在嵯峨野手下過。

三個人追著狹塔到芒草原,因為狹塔畢竟是神主,所以力量非常強大,嵯峨野一下子就處於下風。
這時候由要秋良去引開狹塔的注意力,然後要灯吾去拿嵯峨野的圍巾。
雖然不知道要拿圍巾做什麼,不過灯吾還是過去拿了,但是圍巾有點難拿下來,拉拉扯扯之際就被狹塔發現了。嵯峨野怕連累到灯吾,所以只好自己跳進封印裡。
不過其實由和シン的計畫是用那條圍巾(其實圍巾就是シン的尾巴)和シン的靈魂重新封印。因為妖狐的尾巴是可以變成小孩子的身體的,就像灯奈那樣。
可是因為嵯峨野自己跳了,所以只好臨時改變計畫。

之後シン回到自己的身體,然後把嵯峨野的靈魂轉到尾巴化身的小孩子身上。シン用自己的靈魂加肉體封印。
由變成普通的人類,而嵯峨野則變成小孩子。
在這個結局裡,雖然由已經不是白狐的容器了,但是他還是站在妖怪這邊,黑狐也依舊跟著他,
秋良說他會繼續努力解放影,由回答:「那你好好加油吧。我會盡全力阻止你的。」
不過當嵯峨野說自己也要繼續打破封印時,由卻笑著說:「好。」
嵯峨野搞不懂為什麼要放任自己活下來,半開玩笑的問由是不是想要將來把嵯峨野當成"食物"獻給シン,這時由陷入沉默。
總之,由希望能跟嵯峨野待在一起,但是也不希望影的封印被解開,所以暫時就維持現狀。
這個結局跟ED1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影的封印沒有解開,由雖然恢復成普通人類,可是心裡還是幫著妖怪那邊。
其實我覺得這個結局也不錯,只是外表是小孩子的嵯峨野比較沒辦法跟由發展什麼BL XD
但相對的,由還是保有他那些妖怪的朋友們,至少也還有歸屬,而且也從白狐找容器和食物的輪迴中解脫。

以上兩個結局我覺得基本上都算是好結局。
ED 7願えるならば、ひとつだけ 就有點遺憾了。
這個結局是最後要封印的時候用了シン的尾巴和由的靈魂,所以シン回到自己的身體,然後嵯峨野也得到由的身體。
只是由不在了,代替嵯峨野被封印在芒草原。
黑狐對這著"假的由"很不滿,可是ミコト倒是很開心的把嵯峨野接到神社裡住,對嵯峨野非常好,
不過基本上嵯峨野是討厭妖怪的,所以對神社裡的人不理不睬。

黑狐獨自跑到封印由的芒草原跟由說話,這時候嵯峨野走了過來,然後開始唱那首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的歌,告訴黑狐說雖然由很愛睡覺,不過每天每天唱的話,也許由就會醒過來了。
黑狐本來不想理他,但最後開口說:「我不會唱,你教我。」
兩個人決定要每天過來唱歌喚醒被封印的由。

這個結局感覺得到黑狐真的挺喜歡由的。
結局的氣氛也還算不錯,至少這兩個人都關心由。
只是由被封印了,多多少少還是遺憾,所以這個結局應該不能說是好結局。

另外兩個ED就真的是Bad ED了,ED 9記憶の果実が熟れるよう 是最後嵯峨野被ミコト吃掉,
其實當初ミコト會出手救嵯峨野,就是因為ミコト想要吃掉他。
最後終於忍不住吃掉了,還跟由說有幫他留一份,叫由也一起吃,由還真的吃了。

接著就是由的獨白,說由的身體裡面保存很多記憶,除了前代的白狐容器外,還有被他吃掉的人的記憶,
然後說自己不想在這種情況下瞭解嵯峨野。
話說,我覺得相較之下,由對嵯峨野比較有明顯的"喜歡"的感覺,對灯吾和秋良則比較像"朋友"那樣,雖然重視他們,但沒有強烈到想要深入了解,也不會吃醋。
由看到嵯峨野對灯吾比較好的時候,那反應幾乎就是吃醋了吧(笑)

最後一個結局ED 11どうぞあなたはやすらかに 是個不清不楚的Bad ED。而且也沒有獨立的結局圖。這個結局是說最後嵯峨野進入由的身體,然後影時間解放了,
可是沒有說由去了哪裡、那些妖怪們去了哪裡。看完整個一頭霧水,就當他是個普通的Bad ED吧orz

總之,嵯峨野路線帶出的就是空環這個地方的真相,還有シン會什麼會只剩下靈魂。
然後稍微點到樁家為什麼有特殊的力量,因為樁朱史其實是第一代的白狐容器,加上朱史因為吃了樁花的關係,有了超乎普通人的力量。所以樁家的後代就會有特別的能力,且莫名容易吸引妖怪。
因為力量強大,看起來也特別美味,所以歷代的妖狐容器莫名偏愛樁家的人。
只是這樣想來也挺悲哀的,因為容器們挑上了樁家的人,就等於是讓シン不斷吃掉自己的後代。
不過雖然是有暗示這點,但沒有講到灯奈的事情。
シン是怎麼認識灯奈的呢?其實他可以用朱史的身體回到妖怪的世界才對,為什麼會選擇留在人間並與人類的女孩子結婚生子?
我對這個也很好奇啊!
然後由長得跟朱史一模一樣是因為長大的時候受到シン的記憶影響,シン也自己承認過他喜歡朱史,然後ミコト也對朱史情有獨鍾,看來朱史對這對白狐姐弟都是很特別的存在。

其實不管是妖怪還是人類都沒有罪過,一開始是因為人類害妖怪沒東西吃,所以シン才會為了族人們封印住空環這個地方,所以要說妖怪是加害者也不完全正確,畢竟一開始是被害者。
然後ミコト給了朱史特別的力量,讓朱史打破封印,シン為了重新封印靈肉分離,直接造成了日後的白狐依憑、補食輪迴。解套的辦法就是像ED1那樣,解放影然後妖怪離開吧。
雖然說ED4那種讓シン自己填洞封印一樣可以解除依憑補食的輪迴,但是因為封印還在,之後的人類一定還會前仆後繼地想要解開封印,難保不會發生同樣的事。

下一輪的目標是秋良,然後開始回收其他結局。

“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嵯峨野 路線” 有 6 則留言.

  1. 在跑完嵯峨野全路線之後總算能來看這篇文XD
    雖然還有一小部份劇情沒回收,不過就ED的意義上來說是全破了vv
    我覺得應該要訂正一下之前說的話,我都忘了出現在封面上的是嵯峨野而不是灯吾,
    就劇情發展來看,毫無疑問的嵯峨野是官配,灯吾是裡官配,
    總之都被椿家的人給佔走名額了,秋良實在好影薄,雖然他很有趣XDDDDD
    嵯峨野的5個結局,どうぞあなたはやすらかに真的莫名其妙所以無法討論,
    感覺像是雖然進了路線但是選項又不夠積極所造成的結局,和夜市那個還頗像的 osz
    記憶の果実が熟れるよう感覺不好不壞,不過就知道真相的意義來說,
    也是個會讓人覺得空虛的結局,雖然這個躺著的嵯峨野實在畫的很萌(掩面
    願えるならば、ひとつだけ的話,這個肯定是我在這遊戲中最討厭的結局。
    其他BE雖然多少會讓我覺得空虛或是有點不明究理,但都沒有討厭的感覺。
    在看這個結局之前,我對ミコト的感覺是普通,不特別喜歡討厭,
    不過看了之後ミコト的股價暴跌了,シン雖然也對朱史做了很過份的事情,
    不過他並不是毫無感覺,也覺得應該要把朱史失去的東西還給他。
    ミコト完全不是,一開始只是好奇的救了朱史,讓他的命運完全改變,
    現在知道他其實還活著,就立刻像個看到自己喜歡的玩具的小孩一樣,
    任性地要求爸媽(由)買給她玩,最後看到ミコト纏著不理她的朱史聊天,
    實在有種想摔滑鼠的衝動 osz
    結果,在神社的所有人裡面,最不把由放在眼裡的是ミコト,
    她從頭到尾都只有透過由想到シン或是尋找朱史的影子。
    剩下的兩個結局,治らぬ傷は夢に似て感覺是這遊戲裡面由最強氣的一個結局vv
    雖然シン回去當封印有點遺憾,不過這也是少數出場角色都全員活著也在一起的結局,
    所以我覺得還頗不錯的,畢竟其他結局很難看到這樣的發展 osz
    真結局はるのあしおとやわらかに感覺確實是這遊戲實質上唯一的好結局,
    雖然不能再看到黑狐等人感覺很寂寞,不過我很喜歡這兩個人相依為命的感覺,
    比起治らぬ傷は夢に似て嵯峨野感覺還是不怎麼在意由比起來,
    這個結局的尾聲嵯峨野開始正視由,我比較喜歡這種展開。
    雖然シン我也滿喜歡的,不過最喜歡的人果然還是由,所以會希望他過的幸福 osz

  2. 有關這遊戲的留言總是寫的很長,抱歉 osz
    這篇想談關於這個遊戲的種種謎團XD
    關於椿家,雖然不能說解釋的很清楚,不過我想朱史吃了花就是主要的原因了吧,
    雖然真的頗曖昧的,時間和回憶也跳來跳去,有點難看懂 囧
    再來是灯奈,玩完之後我才發現我們之前說的不是同一個人XD
    秋良線的灯奈說的是尾巴灯奈,而不是朱史的妻子的那個灯奈(死
    關於朱史妻子的那個灯奈,我倒是有另一種看法。
    在嵯峨野線中不是有一段也是不曉得誰在對話,說的是不唱歌給他聽就睡不著,
    等到他回來之後再唱這首歌給他聽的那段劇情。
    那段劇情,我想說話的人應該就是灯奈,不聽人唱歌就睡不著的人是朱史。
    至於唱的歌,當然就是那首插入曲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這樣解釋的話,就和秋良線中說到的祭典中遊行,
    以及在遊行行列中唱這首歌的理由相符,
    也和ED7中嵯峨野說唱這首歌的話,由說不定就會醒來也不一定相符。
    以時間軸來說的話,就是朱史在打破封印之前就已經結婚,有妻子灯奈,
    不過應該是沒有小孩,否則嵯峨野就不會說シン擅自幫他創造後代。
    雖然朱史應該也只有16.7歲,不過從對話和朱史的打扮來看,
    他所在的時間應該是很久以前,所以早早就結婚理論上應該也是沒有問題…吧?
    打破封印後披著朱史皮的シン回到樁家,並且巧妙的扮演了朱史,
    從夜市說的文獻紀錄和秋良線的發展來看,
    我想應該沒有人發現朱史裡面已經不再是他了,只把他當成是除妖的英雄而已。
    謎團到這邊,感覺上大致都已經解開,
    雖然大多都是推論和猜測,遊戲中都沒有明說就是了(掩面
    順帶一提,全破之後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是黑狐,再來應該就是嵯峨野vv

  3. 其實很少人可以跟我討論這個遊戲,
    所以很高興可以跟菊野討論!
    昨天我是跑完了黑狐的結局,總覺得黑狐很有潛力可以發展成真愛ED啊orz
    沒有正式的獨立劇情真是太可惜了,
    雖然黑狐的ED不能說是好,可是我很喜歡整體的氣氛。
    玩完嵯峨野路線之後真的覺得ミコト很……
    然後接著再玩黑狐路線就覺得由真的很可憐orz
    ミコト就算了,總覺得連神社的其他人也都把由當成"容器"。
    完全站在由這邊的,就只有黑狐而已。
    願えるならば、ひとつだけ這個結局,雖然說是由自己要求的,
    可是ミコト的反應真的讓人生氣,整個神社就只有她對這樣的結局滿意吧。
    對她來說,由怎麼樣都沒關係,只要保住弟弟和朱史就好了。
    不過這條路線黑狐對由情深義重也頗讓我感動,
    朱史的反應也稍微平復一點對這個結局的不滿。
    治らぬ傷は夢に似て的由真的很不錯!
    感覺整個很有目標也變積極了,
    雖然已經不是妖怪,可是他還是有堅定的目標要保護影的封印,
    如果是過去,由應該是覺得怎樣都無所謂吧。
    也許因為封印是シン犧牲自己封回去,
    所以由才覺得需要保護好那個結界?
    這個結局的由我很喜歡。
    はるのあしおとやわらかに感覺將來還頗有希望的,
    就是兩個人一起展開當人類的新生活。
    我覺得對由而言也是好事。
    雖然自己一個人住在空無一人的神社這段讓我心酸orz
    還好嵯峨野後來有去找他。
    失去了妖怪的家人們,但相對的,由以後也可以得到許多人類的朋友。
    秋良和灯吾知道他回來了,應該也會很高興吧。

  4. 這麼說來我都忘記嵯峨野不唱歌就睡不著這點了。
    不過嵯峨野好像也有說過住在樁家的人"不是他"?
    也許是本來就跟灯奈認識,但結婚的是シン?
    遊戲真的很多地方都只是用幾句話帶過而已,
    還是需要靠猜想才能想到。
    話說,ミコト說每一代依代都會挑上樁家的人。
    可是仔細一想,朱音的媽媽好像是想吃朱音?
    雖然沒有吃成,不過嚴格來說朱音應該不是樁家的。
    難道朱音媽媽想吃的其實是夜市嗎XD
    昨天跑完黑狐路線之後有試著想跑跑看ED12,
    可是我發現還是金魚orz
    攻略上說只要觸發足部さん達的事件就好,
    可是到底是哪裡|||||bb
    金魚ED怎麼這麼容易出現(淚)

  5. 先針對足部的結局來寫一下XD
    雖然神社地圖的介紹去了也不一定會碰到該角色,
    不過我記得足部的和介紹一樣都在販售所,應該沒有例外。
    所以神社的時候就去販售所+嵐昼,到街上的時候都去像商店街或是車站等地方,
    可以去學校的時候也不要直接先去,
    關於吃飯對象的選項也都選的很消極,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我也是看攻略網站上的那句話,一次就跑到這結局,所以應該不會很難,加油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