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休閒

因為買了新書的關係,這兩天都在複習(?)東野圭吾的系列作。
先從湯川系列開始看起,現在則是開始重看加賀恭一郎系列,畢竟《惡意》我是買2004年的那一版,其實到現在也好多細節不記得了,想趁著買系列新作且現在正好有空,一口氣從《畢業》開始重新看起。
當初《新參者》日劇上演的時候,我還完全沒有聯想到《惡意》裡的偵探角色就是加賀恭一郎,可見我忘得多徹底。現在重新複習起來則是覺得,相較於湯川,加賀的確是比較容易時間一久就被遺忘的角色。
而說到湯川,湯川系列的《嫌疑犯X的獻身》我家的版本是2006年版,到現在也好久了。

我的興趣說來就是看電影、旅遊和看推理小說。這邊說的「興趣」是指長期持續,並非只是拿來娛樂的那一種,對我來說,玩遊戲算是娛樂,要說興趣好像還不到那個程度,畢竟我對遊戲沒有特別深入的研究,玩遊戲也是在娛樂的範圍,沒有什麼執著。
不過電影、旅遊和推理小說就不太一樣了。
電影方面之前也有PO過一篇關於收藏票根的網誌。旅遊就不用說了,一有空就會出國或是在國內旅遊、拍照。書籍方面印象中也有拍過家裡兩個書房,兩間書房都有一整面牆從天花板到地板的大書櫃。

我爸媽都是很喜歡買書、看書的人,印象中他們沒有特別偏好哪一方面的書,從武俠小說到心靈書籍、散文、詩集都有,小時候第一個接觸的推理小說應該是福爾摩斯,之後也迷過一陣子亞森羅蘋、愛倫坡之類,後來大約在小學的時候接觸到橫溝正史的《八墓村》,這是第一次看日系的推理。
國中有陣子非常瘋狂的收集橫溝正史的金田一耕助系列,應該是全系列都買過看過。
到了大學一方面是因為本身科系的關係開始沉迷日系推理,幾乎不再看歐美系的推理小說,空堂的時候會在學校書店裡翻看日系推理小說,看不完的就買回家。
我不喜歡租書,因為對書籍有某種潔癖,所以想看的書基本上都用買的,也因此大學之後家裡的日系推理越來越多,現在已經到了書架擺不下的程度。
雖然說我爸媽並沒有特別愛看推理小說,不過就"看書"這點,的確是受到父母的影響。說來旅遊其實也是,從小爸媽就常常開車全家一起出遊,台灣大部分的地方都去過了。
只有電影印象中父母沒有特別喜歡看,而是我本來就不喜歡看沒有劇情的綜藝節目,才會自然而然的每次看電視都看影集或是電影,小時候忘記哪一台會有"周末電影院"的時段,看電視的時候除了看卡通就是看影集或是電影。
另外,其實我也很少看連續劇,國高中的時候起就沒有八點看連續劇的習慣。反而是喜歡看晚上的「X檔案」。到了現在也一樣,雖然會看「豪斯醫生」之類的外國影集,但幾乎不看日劇、韓劇或台灣的連續劇。
說起小時候看過的連續劇,現在回想起來有印象的大概是《絕代雙驕》、《大玉兒》之類的吧。

遊戲玩著玩著會突然覺得無聊,但看小說、電影或是旅遊就從來沒有這種感覺。
這次放假也是一樣,一開始的幾天想著「我一定要努力玩」所以先開了PS3來玩遊戲,可是連著玩了幾天,破完梅露露三個結局要開始第二輪的時候,玩著玩著突然覺得無聊。
反而是開始想看推理小說,即使是以前看過的也拿出來再看一次。

在〈最近的休閒〉中有 2 則留言

  1. 最近因為測試電子書的關係,也看了幾本東野圭吾的作品,不過湯川系列的我都還沒看過…如果從《嫌疑犯X的獻身》開始的話沒錯嗎?

    回覆
  2. 湯川系列以內容的時間排序是《偵探伽利略》->《預知夢》->《嫌疑犯X的獻身》->《伽利略的苦惱》和《聖女的救濟》
    不過《偵探伽利略》和《預知夢》都是短篇集。內容傾向是看似靈異案件,但其實全都可以用科學解釋。
    《嫌疑犯X的獻身》是系列的第一篇長篇,當然也照例有科學方面的花招,不過主要是重視劇情這樣。
    可以先看《嫌疑犯X的獻身》然後覺得喜歡再補完其他作品XD

    回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