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drillon palikA 黑禰路線感想 — 純愛路線

想了很久第三個角色要攻略誰,最後選了城外組的最後一個人「黑禰」。

黑禰是城外組三人中最女主角最冷淡的一個,甚至可以說是有敵意的感覺,他的路線還挺特別的,整體內容跟其他角色不太一樣,但也因此,他的路線幾乎沒有解到劇情核心的謎團。

本來以為他的設定是「玻璃工匠」,應該可以從不同角度切入劇情謎團的核心,所以玩完有一點點小失望(笑)。

 

※以下有據透,還請小心服用※

 

 

 

 

打從第一次見面以來,黑禰對女主角就充滿了戒心,甚至很明顯地表達「討厭透京的人」,但女主角還是選擇黑禰來協助她解開透京之謎。

但開口向黑禰尋求幫助的時候,黑禰冷冷地說,你們透京的詛咒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為什麼要幫妳解開詛咒?說來確實是很有道理,透京外的人跟透京的詛咒真的沒什麼關係,而且透京外的人也沒辦法進入透京,找外頭的人幫忙只是給自己找麻煩罷了。但女主角認為黑禰是玻璃工匠,一定可以從這方面提供協助。

只是黑禰遲遲不肯答應,態度還變得比之前更冷淡,搞得紫鳶和憂漣都看不下去,頻頻暗中協助女主角,雖然他們不知道女主角要找黑禰幫什麼忙,但總之兩人都盡力製造讓黑禰跟女主角碰面的機會、幫女主角講話,憂漣提出的建議說:「只要把對方逼到發怒,就有很大的機會能問出真心話。」紫鳶則是請大家一起來教堂幫忙除草,讓女主角跟黑禰有聊天的機會。

不過,黑禰還是不肯答應,他覺得女主角總是自顧自地說話說個不停,就算自己根本不打算搭理,女主角還是有辦法自己一個人講不停,忍不住捏住女主角的嘴巴企圖讓她閉嘴。

他跟女主角相處的模式多半都是女主角一直找各式各樣的話題,然後黑禰只是隨意敷衍應聲,然後就算是「聊天」了。後來,女主角在黑禰的工作室遇到了一個黑禰從前的朋友「刈鐘」,發現其實黑禰也是有透京的朋友的,不像他之前說的討厭透京人。

後來透京發生了「黑死紋事件」,明明帶著正常的玻璃飾品離開透京,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玻璃飾品中途變成透京特有的「黑死紋」詛咒玻璃,導致透京人意外慘死在透京外。

因為怎樣都調查不出普通玻璃出現黑死紋的原因,大多數的透京人都暫時避免外出,但女主角為了要去找黑禰,還是鼓起勇氣經常往外跑。就在女主角提起黑死紋事件的時候,黑禰難得表現出很感興趣的樣子,甚至還告訴女主角他願意協助,交換條件就是女主角要提供他黑死紋事件的情報。女主角心想,畢竟黑禰是玻璃工匠,對玻璃出現異常的事件應該也很感興趣,所以也不疑有他,至此才終於締結了夥伴關係。

黑禰用玻璃製作了鐘樓的鑰匙,讓女主角成功潛入。玻璃工匠的身分在意外的地方幫上了大忙(笑)應該是目前女主角最和平的潛入方法了吧。

為了報答製作鑰匙的恩情,女主角非常認真地蒐集黑死紋事件的各種資料,但在兩人一起調查的過程中,女主角透過刈鐘得知了黑禰的過去,其實他不是一開始就討厭透京人,甚至還曾經喜歡過一個叫「晚歌」的透京女性,但晚歌七年前死於跟這次類似的黑死紋事件,所以黑禰才會對這起案件這麼感興趣。但女主角想要進一步了解黑禰的時候,卻遭到他狠狠拒絕。

原本黑死紋事件每個受害人之間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帶著「藤蔓纏繞」造型的玻璃飾品,但後來女主角發現,黑死紋事件的變異玻璃製品是離開透京之後長出像藤蔓一樣的東西,所以不是避開特殊設計就沒事,而是普通的玻璃製品自己長出藤蔓來,而且,買了之後一個多月都正常的玻璃製品也可能某天突然發生變異,讓整個案件變得更加棘手,而且因此受害死亡的人也越來越多。

女主角和黑禰在一起調查案件的過程中也漸漸越來越了解彼此,女主角因為想看黑禰的笑容,想要更了解他、也想讓他開心,而黑禰對女主角的想法也從一開始覺得她很煩,漸漸轉變為覺得是她的開朗救了一直沉浸在喪友之痛的自己,但就在他們好不容易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的時候,某天,女主角不小心切傷了手指,當天在黑禰的工作室碰倒了一個奇妙的小瓶子,手指也沾到瓶中的液體,之後,女主角的手慢慢失去知覺,然後甚至長出了藤蔓。

女主角怕黑禰知道了會難過,所以就戴上手套蓋住逐漸變成玻璃的手,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地繼續追查黑死紋事件,但事件越演越烈,最後甚至出現被奪走身上其他玻璃製品而死的犧牲者。而同時,女主角的玻璃化也不斷蔓延,雖然現在過得很幸福,但一想到自己總有一天會被玻璃侵蝕而死,女主角就難以展露笑容。

最後終於瞞不住黑禰,黑禰要她仔細回想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玻璃化,女主角才說出那個奇妙小瓶子的事情,黑禰說那個瓶子不是他的,可能是某個能夠自由進出工作室的人放在那裡的,多方推理之下,小瓶子的來源也很清楚了,就是透京的玻璃工匠「刈鐘」。

刈鐘知道事跡敗露之後開始滔滔不絕說出做案的過程,這個小瓶子是某個人給他的,裡頭是某個特殊的人的血,把這個血混入玻璃製品當中,就能製造出會產生變異的玻璃,而且依照量的多寡還能控制潛伏期,從幾天到兩個月左右都可以,也因此很多人掉以輕心而死。

而刈鐘把小瓶子放在黑禰的工作室,就是企圖要嫁禍給他,七年前殺死晚歌的人也是刈鐘,理由只是因為想看黑禰失去心愛的人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聽了刈鐘的自白後,女主角和黑禰都非常憤怒,但女主角還是選擇原諒他,認為殺了人就應該要接受司法的制裁,通報透京的守衛將他逮捕,黑死紋事件也就此宣布破案。只是,刈鐘一直不願意透露那個血到底是誰的血,女主角推測,很有可能就是詛咒透京的人的血。

雖然案子偵破了,但透京的詛咒依舊存在,女主角的玻璃化也還在繼續蔓延,這時候歌紫歌突然出現,認真地問女主角和黑禰現在是否過得幸福,兩人相視一笑,開心地說自己現在很幸福,歌紫歌聽了他們的回答後要女主角不用擔心詛咒的事情,他會踏上旅行尋找救她的辦法。

詛咒還沒解除,歌紫歌要怎麼踏上旅途呢?女主角雖然疑惑,但也沒有阻止歌紫歌。就在他離開後不久,女主角發現自己的手慢慢恢復原狀,不僅如此,透京的詛咒也突然莫名其妙地解開了,黑禰笑著說「這是愛的力量」。

但玩到現在我開始覺得,歌紫歌該不會就是詛咒透京的人吧?不過這條路線就只有點到這裡,也是目前玩到唯一一個詛咒自己解開的路線。女主角幾乎沒做什麼解開透京詛咒的努力,心思都放在追查黑死紋事件而已。

詛咒解開之後,女主角和黑禰終於可以自由見面,再也不需要每天擔心受怕,某天兩人走在森林裡遇上了下雨,女主角第一次體驗到雨水滴在身上的感覺,忍不住感到很新鮮興奮,黑禰看到這樣的她也露出了笑容。

在失去晚歌之後的七年,黑禰的時間可以說是停止了,在自己身邊築起高牆,不和任何人深交,在遇到女主角之後才讓時間繼續轉動,今後他們可以一起探索這個世界,享受全新的生活。

這條路線圍繞著連續殺人事件,故事頗懸疑的,所以前半覺得劇情相當有趣,但是仔細想想根本沒有認真在解決透京的詛咒,最後詛咒還自己解開了,頓時覺得,那其他路線到底在努力什麼XD

最後殺人事件的兇手其實也沒有什麼深刻的動機,就只是一個喜歡看人變成玻璃碎裂的變態而已,這點也是覺得有點空虛,整體好像有點虎頭蛇尾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