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驚風碰上慢郎中

小時候寫暑假作業的時候,總是會有人拖到最後一天才要用趕的,甚至還有些人最後一天還是做不完,拿到學校抄別人的。我是暑假第一天就會開始按部就班慢慢寫,在最後一天之前就全部寫完的類型。

長大後工作也一樣,我習慣一拿到東西就開始做,然後在期限之前提早完成,同事之中也有人習慣在最後一天才交,並提出如果都提早交,這樣別人會以為不需要給太長期限的理論。但是我在估算工作天的時間也是會用最拖最慢的那種來估算,我一天正常可以至少翻譯一萬字,但我估算工作天數的時候會用一天六千字左右去算,畢竟誰也不知道開始工作之後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比方說電腦突然壞了,或是突然發生幾天無法工作的事情。

我這種個性的人遇到習慣把事情拖到最後一刻才做的人就會有點崩潰。尤其是一起做同一個案子的時候,明明東西早就在那裡,卻遲遲不見對方動工,總是會讓我在旁邊急得都要胃痛了。以前當主管的時候甚至會為了迫使組員提早交件,告訴他們期限是真正要交件的前一兩天,比方說30號要交,我會要組員29號交。因為沒有餘裕的排程會讓我壓力很大,收到東西我也會需要時間看過一遍。但如果不是主管跟組員的關係,而是一起做案子的同事關係,就很難去插手別人的時間安排,只能暗自胃痛。

最近就發生有個東西在當天內要確認完畢,東西中午就放在那裡了,對方也一整天都有空,但就是不肯去確認,拖到晚上九點多還是沒動,忍不住問對方到底確認了沒,對方還是悠哉回答說晚上要出門一趟,回來再看,聽了之後感覺血管都要爆炸了,感覺跟工作步調不同的人一起工作,會讓我的工作壓力倍增orz

雖然這一兩年已經開始有意識地調整自己的工作步調,但仍舊習慣盡快把事情做完不拖延,只能努力說服自己放寬心,只要不是真的拖延到整體案件的交件期限,就不要老是去盯著別人到底有沒有開始工作,以免傷心又傷身。

一腳脫出

上次發了忙炸的文章之後就真的是忙炸,半個月沒玩遊戲也沒怎麼出門,一醒來就是坐在電腦前工作,睡覺時間也隨著修正期限接近而越來越晚,在最後修正交稿的前一晚,與另外兩個工作夥伴一起工作到早上六點,睡兩個小時後繼續起來工作。終於是順利把最後修正交出去了,接下來這個專案還有一週才會正式結束,但應該可以不用那麼忙了。

這個QA的案子在12號結束後,手上就剩兩個案子,其中一個到15號結束,另一個到六月中,不過在4/15之後工作排程就比較沒那麼緊了,可以稍微喘口氣。

最近日本正逢櫻花季,不時有朋友來日本賞櫻,如果沒發生這一切,我原本也是計畫這兩週去賞櫻的orz結果這兩週根本忙到沒出門。明天晚上預計要跟來日本賞櫻的朋友吃晚餐,希望到時能順便看到一點!

忙炸

從這星期開始因為許多案件卡在一起,而且其中還有協助QA除錯的工作,而QA的案子時間又非常緊迫,除了本來的翻譯工作之外,又多了這個吃時間的怪物,每天都忙到炸,不僅沒時間玩遊戲,連睡眠時間都被迫縮短。

昨天工作到凌晨五點才睡,今天又九點起床繼續工作,幸好除錯的工作只要再撐一星期就可以稍微輕鬆一點點,不然長期下去根本吃不消啊QQ

六日兩天打算購入大量泡麵,足不出戶也不要花時間煮飯,拼命趕工個兩天,希望能多推進一些除錯工作的進度。

其實本來除錯的工作應該要在我翻譯工作還沒這麼滿的時候做,但因為種種原因一再延後,就變成現在全部卡在一起的狀態了,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工作安排的餘裕還是要抓鬆一點才不會悲劇。

忙啊

最近好幾個工作卡在一起,得要一個一個解決才行,每天都處在趕稿的狀態。本來假日是不排進度的,但最近因為實在太忙,假日也必須要有一點進度才可以。

理想狀態是這星期先將手邊工作告一段落,因為三月底要完成的部分只剩下一點點了,其他的四月再交就可以,另外有個要在三月底前完成的稿子需要盡快開始處理,預計大約一星期左右可以解決,並且同時也要處理另一份確認稿件的工作。四月初再回到現在這個工作,趕上四月的交稿排程,然後四月中又要投入另外一個新的案件。

雖說有工作代表有錢賺,但還是好忙啊啊啊~~遊戲也越累積越多了QQ

男性向遊戲

以前接案也接過不少男性向18禁遊戲,但是內容總是會讓我這個女性傻眼,常有人批評BL作品的內容很不切實際、無視真正人類的生理狀況,但我覺得男性向作品的內容也不遑多讓,常常會出現偏離一般人類反應的描寫。

以下肯定會有18禁內容,還請自行斟酌

閱讀全文〈男性向遊戲〉

忙碌

最近工作莫名忙碌,之前接的遊戲翻譯案,因為原文更新的關係需要在月底前重新看過快四百個檔案。而手上原本也有其他翻譯案件排程到三月底,原本的翻譯進度加上需要追更新的案件,頓時變得非常忙碌。

本來的案件是預計到一月底結束,原本還想說一月底之後終於可以恢復悠哉去咖啡廳喝茶吃蛋糕看書的日子,結果那個案子因為有追加檔案,一口氣被延長到三月底,能去喝茶看書的日子遙遙無期。

閱讀全文〈忙碌〉

在家翻譯的辛苦之處

前幾天跟朋友聊到,在家翻譯想像起來好像很愜意,朋友問我是不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辛苦之處。

其實每個行業都還是有辛苦的地方,在家翻譯雖然不用去公司,但畢竟還是提供一種服務的行業,所以還是會需要面對客戶,這個客戶有可能是出版社的編輯,可能翻譯社的檢收校稿人員,有可能是遊戲公司的專案負責人、QA負責人,總之,還是會需要面對一個可能對你的工作成果有意見的人。

當客戶對你的成品提出修改指示的時候,就算覺得對方這樣改沒有比較好,甚至改了反而覺得奇怪,有時候還是必須要改,因為客戶說了算,尤其「語感」這東西跟美感有點像,我覺得順的句子有可能其他人覺得不順,而其他人覺得很順的句子,我可能覺得奇怪。這種東西沒有正確答案,所以也會碰到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也不能把稿子甩在對方臉上,得要乖乖照著改的情況。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因為不是在公司上班,所以不用天天看到這個你覺得很討厭的傢伙,也不用假裝跟他做朋友,只要偶爾在信中或電話中客套一下就行了。

閱讀全文〈在家翻譯的辛苦之處〉

工作期

最近因為有工作的關係,大部分時間都在電腦前翻譯。不過已經不再是以前那種一旦接到工作就不分假日埋頭狂工作的模式了,轉回接案工作型態之後,現在假日幾乎不會安排進度,平日大概也只會工作到六點。

覺得這樣的工作步調比較健康一點(笑)畢竟七年前決定放棄接案到公司上班,一部分原因就是覺得接案生活會把自己的步調打亂,變得越來越晚睡覺,假日也一直工作。經過七年的血汗工廠歷練,現在的翻譯速度也比以前快了,能有更多自己的時間,想想這七年的血汗工廠也算是給自己的一種磨練吧。

雖然比起翻譯速度的磨練,我覺得那七年進步最多的大概就是體驗到許多公司體制下的勾心鬥角與人心險惡,每間公司一定都有自己不想努力,只會每天用盡心思想要算計別人的人,這七年來學會怎麼樣應付、提防這種人,同時,也開始覺得還是默默自己接案比較適合我的個性,在公司的體制下,「只想做好自己的工作」這件事其實意外地難以達成。

現在偶爾會聽到以前同事抱怨公司某些人的行徑,一方面為同事感到氣憤與不平,另一方面也慶幸自己脫離那種環境。

前工作

進入前公司之後我就變得很少再談到自己的工作,因為進公司的時候需要簽保密,不能透露任何跟工作有關的非公開情報,不過因為這些情報我也很難分辨哪些是公開那些是不公開的,所以索性就完全不提工作。

八月底的時候辭去了這份作了七年的工作,在某主機平台商的中文化部門的這七年來,算算也經手過70款以上的遊戲中文化,從一開始的翻譯到後來成為監製,這些年來真的學到很多,在總是不夠的製作時間中也磨練了翻譯的速度,加上公司經常舉行遊戲相關的活動,需要以口譯的身分支援,大學時代完全放棄口譯這一塊的我在進了這間公司之後前前後後也作過幾十場大大小小的口譯,而除了工作技能方面的長進,這些年來也認識了很多人,台灣人、日本人、遊戲業界人……雖然鳥事也非常多,但回頭想來這些日子都是很珍貴的經驗。

 

閱讀全文〈前工作〉

打拚

之前在等公車的時候看到的超級藍天。

上個月好不容易熬過了一個地獄般的趕稿期,本來想要好好休息兩個星期左右再開始下一本,
不過因為出版社那邊臨時有一些狀況,需要配合提早交稿。
於是得立刻投入下一本小說翻譯。不過還好這次還不算是太趕。

前幾天收到出版社通知,不久前翻譯的書籍已經上市。
照例把那本書加入我的已出版書籍書單裡,才發現那本正好是第50本出版的翻譯書籍。
從2006年左右開始兼職接案子翻譯,那時候主要接的是遊戲,
到了2007年由學姊介紹開始接了第一本書籍,之後也慢慢開始接觸其他出版社,不過那時候翻譯都還算是兼職的狀態,所以能夠接的工作量並不多。
大約2008年左右開始當專職的翻譯,因為需要靠翻譯吃飯,所以一年至少要接10本以上的書籍,再加上幾部遊戲。
所以不知不覺,累積到現在已出版的書籍已經50本了,遊戲也早就超過10部。
當然,如果加上尚未出版、因為某些原因最後未能出版,以及不方便寫出來的數十部漫畫,那麼作品的數量就會遠超過50這個數字。

雖然老是在說回歸上班族生活之後不要再繼續接翻譯案子,
但努力了一年多,還是無法放下本來就喜歡的小說翻譯,所以以後就歡喜做甘願受吧。

之前的作品集網站因為編碼的關係整個壞掉了,一直懶得去修理他,
藉這個機會也就先把純文字的作品列表修好。
http://nanasearashi.bake-neko.net/work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