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是多虧大叔賞賜兩台車,才終於集滿的一整套電車玩具。

我一直是個不太容易交到朋友的人。
雖然會暗暗的有想要認識、變熟的朋友,可是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有所突破(?)
如果是對方也沒有特別主動的時候,就會陷入某種膠著的狀態。
因為我老是抓不到跟人互動的那個適當的點。
有些話會顧慮到"講這個不知道會不會不妥"而不敢說,導致常常沒有話題。
特別是大部分的話題都需要以某個問句作為起點,在沒有很熟的情況下,我也不喜歡一直問問題,好像有種硬要探別人隱私的感覺。
即使是有相同的興趣,也莫名難變熟,到底是為什麼呢?(施主,這要問你自己啊。)

報喜不報憂

今天跟家人聊到,以前我幫帶過的某個小朋友現在小學考上資優班,老師很喜歡他,可是在班上人緣好像不是很好的樣子。
然後又聊到那個孩子在學校遇到什麼事會回家跟媽媽講,我姊姊以前也會多少在家講一下。
我媽說,我以前是不會回家說自己在學校發生什麼事的孩子,從小學起就是。
小學五、六年級的老師是個非常情緒化的人,那個時候並不像現在這樣,沒有在提倡什麼愛的教育,老師生氣起來會揪著女學生的頭髮拉來拉去,作業寫不好會抓起作業本往學生臉上甩。
我媽是在家長訪問日的時候才知道這位老師有點〝與眾不同〞。

聽我媽說我「有事情會悶在心裡不講出來」時,我的反應是「因為也沒什麼好講的啊。」
那個時候雖然覺得老師很可怕,不過覺得這也不是回家講就能怎麼樣的事,
因為覺得講出來也不會有改變或是好轉,所以就不會想講,反正很多事情忍一忍就會過去,導師的問題最多就是忍兩年嘛,畢了業就跟這位老師不會有什麼瓜葛了。
現在好像也差不多,跟爸媽講話的時候只會講好的事情,不好的事多半不會說,
比方說,我會跟爸媽說我這次接了什麼工作、稿費多少,但是不會特別說工作上遇到什麼困難,這種事情只會跟朋友抱怨,
總覺得跟爸媽說只會讓他們擔心,可能還會附帶一些出自關心的碎碎念,但是對整件事情並不會有什麼幫助,跟朋友講至少我的心情會好一點。
至今聽過很多人說羨慕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其實聽到的時候都會苦笑一下。
我只是不喜歡把工作上或生活上的不如意、不愉快說出來,並不代表沒有。
只是習慣在BLOG上說一些生活上有趣的事,並不代表全部都是好事。

前陣子跟同行的朋友聊到留學的事情。
也許對很多人來說,留學只要本人行動就好,錢的事情父母會負責,但是對有些人來說卻不是這樣,
在談到工作辛苦的時候問「為什麼不去留學」,這個問題聽起來就像「何不食肉糜」。
有時候也很羨慕沒有一定要工作賺錢的壓力,或是工作不需要拿錢給父母、保險費不需要自己繳的人。(我每個月薪水約1/2要給父母,還要繳健保、國民年金和其他保險)
不過其實回想起來,從大一開始至今的工作經驗和出社會後的支出規劃,對現在的生活也是有一點幫助就是了。
總之,我不喜歡老是在BLOG上講一些負面的東西,因為覺得這樣我寫出來不會多開心,看得人也不開心,何必呢。
但是不代表我的生活沒有負面的東西,負面的情緒我是會在朋友約出來吃飯喝茶的聚會上、或是夜深人靜時在MSN上說的類型(笑)

昨天晚上5-3過不了,最後頭痛了就先關機休息,今天起床頓時覺得充滿力量(?)再度開機挑戰5-3,
5-3的路線分成左右兩條,這次採取「感覺沒路了就換到另一邊走」的方式,用右→左→右的閃電型(?)走法就順多了。
前面死了兩次,摸出閃電走法的路線後,從頭到尾都沒有失敗的一次過關!賺了兩個枕頭。
這種可以自己研究路線摸索過關的遊戲,就算死了也不會整個心灰意冷不想玩,而且過關超有成就感!
前進第六夜的劇情……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要發生了!?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住在一起

真的覺得,習慣不同的人住在一起,需要很強大的忍耐力
也覺得如果能跟習慣差不多的人住,是一件很難能可貴的事。

跟生活習慣不同,而且還是異性的人住在一起,讓我覺得很不自在、非常不方便。
有種明明是在自己家,卻無法完全放鬆的無形壓力。
然後也發現,其實我是個在休息的時間,會想要自己一個人自己玩,或是跟很親的朋友、家人在一起的類型,
就是那種不需要顧慮到什麼事的情況,說話時不用去在意會講出不該講的,或是不需要用對待客人的方式跟別人相處的狀態
不然的話,就算是在"玩",還是會覺得很累,精神方面。
嚴重一點的情況,就是連出房門都覺得煩,因為出房門就要擺出「招呼客人」的態度。

我在生活方面的地雷其實頗簡單,我不喜歡別人動我的東西,還有,用完的東西要歸回原位、還原成本來的樣子。
我覺得這應該算是頗基本的禮貌,不過從大學的時候就發現,還是很多人辦不到。

比方說,我大學時的某位室友,就有在我不在房間的時候用我的電腦,還把我的滑鼠弄壞……弄壞了也不吭一聲,就丟在那邊。
所謂的壞也不是那種可能會沒發現的感應上的問題,而是整個按鍵的地方斷裂,這個一定會發現吧orz
諸如此類,雖然我覺得這是跟人相處基本的禮貌
可是還是會有人做不到,東西拿出來就放著不收,垃圾擺在桌子上不清之類
東西不收、垃圾不清,是要別人幫你清的意思嗎?
就算是住旅館,也至少會把垃圾丟在垃圾桶,浴室洗完澡也會把毛髮清掉吧。
以前室友還有上完廁所不沖水,弄髒了也不會刷的……真是一種米養百種人,先不論禮貌的問題,自己不會尷尬嗎。囧

在種種生活細節上,要是合不來就會覺得很痛苦,
一直忍著不是辦法,講出來又傷感情。
如果是傷感情也沒關係的對象是還好,但是,有時候會遇到牽扯範圍極廣的,所謂〝大人的問題〞

總之,雖然我平常是很懶得出門的,
但是現在這種狀況會讓我一到放假就想離開家。

奇妙的現象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紀要邁向某個指標(?)
我媽平均一週會問我一次「要做翻譯到什麼時候」「妳想一輩子都這樣嗎?」……等類似的問題。

就算每個月拿上萬元給家裡,還是會被認為這是個不好的工作
長輩眼中的好工作……
應該就是有晉升機會、有福利和有社會地位吧。
但翻譯這工作可說是沒有這些一般認為的好工作條件。
我媽形容我的工作是
「整天坐在電腦前打字、工作有一餐沒一餐。」
就去年的狀況來說,雖然沒有工作排到天邊,但至少沒有一整個月都沒工作過,甚至……因為去年沒有出國玩,我完全想不起來我去年到底有沒有放過長一點的假。
但是因為稿費發放和出版時間的問題,就是會有連續幾個月沒有稿費入帳的情況
導致雖然工作做得要死要活,可是稿費遲遲卡在那邊的奇妙現象。
現在也是一樣,去年下半年交出去的稿子至今還有五本的稿費還不知在哪。
在長輩眼中看來就是「不穩定」,然後就會被唸。

跟另一名同行的朋友聊到想要找工作當一般領薪水的上班族,
聊著聊著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外面的人都想進這行,但在裡頭的人卻想出去」
每一個工作都有他辛苦的一面,不辛苦的話怎能叫做〝工作〞呢?
不過沒有實際體驗過不會瞭解這當中的血淚。
如果指出羨慕某個工作的原因,那麼真正在做該工作的人應該可以舉出更多勸你別來的理由
世上大部份的事都沒有表面上看來這麼好(笑)。

Blog與我

今天收到了新買的ipod  Shuffle,嗯,對,我在Shuffle二代剛出時本來就有買一隻桃紅色,
現在又趁著H姐要買ipod之際多買了一隻紅色的,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比較喜歡後來出的這隻紅色。
只是這樣我就有兩隻Shuffle了orz
桃紅色的Shuffle是我第二隻MP3隨身聽,第一隻好像是買ACER,用了三年左右換Shuffle,
似乎有不少人覺得Shuffle不好用,個人倒是挺喜歡的就是了

啊…差點離題了,其實這篇是要講Blog的事,
大概從大二起開始認真寫Blog,本來是用無名,用了三年左右,在2007年時搬到這裡,轉眼這邊也邁入第三年了
當初開始寫Blog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不住在家裡,寫Blog也算是跟家人交流一下最近發生什麼事。

其實一直覺得主題式的Blog很了不起,像是美食Blog、旅遊Blog之類,可以都寫同一主題,而且常常更新還每次都言之有物
我家這邊則是大雜匯,雖然遊戲類感想佔大多數,不過其實因為有工作要做,不可能每天都玩遊戲,特別是忙的時候,好幾個月沒時間碰遊戲也是常有的事,
像最近大概也有兩星期沒玩遊戲了orz

Blog換到這裡後也許是因為開始在工作,所以工作方面的文章快速成長
而且回頭翻一翻幾乎有一半以上是在哭喊進度來不及之類XDbb
現在是半強迫自己儘量每天更新,不過有時忙的時候,網誌內容就是工作的事
然後即使google就能找到,但我還是覺得Blog算是比較私人一點的東西,
所以對外(?)用的工作用網站基本上是不會連到這邊,而這邊也不會直接連到我工作用的網站(嗯…單頁連結還是有啦。)

經營Blog最開心的當然是能認識同好,或是成功推人入坑
不開心的事當然還是有啦,不過還是開心的事佔大部份
除了Blog外也有使用噗浪和推特,噗浪基本上是聊天及某些心情發洩用,推特自從用了噗浪後就比較少用,不過一樣也是用來發一些生活小事用的,想說小事發噗浪或是推特,大事(?)寫Blog這樣。

麻煩事

我喜歡我的工作,但是我不喜歡跟別人提起我的工作,特別是不會特別想跟同學提起
上個月的留學考理所當然的遇到過去一些同學還有已經畢業了的學弟妹,
同學見面總是不免會問到「現在在做什麼」,畢竟也畢業一段時間了,問一下是正常的
可是長久下來的經驗告訴我,話題一旦扯到工作上就沒什麼好事……對我來說啦。
雖然大家都知道問別人薪水是不禮貌的,但一旦有一點認識,大家似乎就會把這個拋在腦後,
一般的工作問薪水可能還沒什麼問題,可是我的工作問到薪水就有點麻煩了,怎麼說呢?

「妳在做翻譯喔?專職的嗎?這樣一個月賺多少啊?」
「……呃…不一定,平均下來一個月大概*萬。」
「是噢!那不錯耶!而且都待在家裡對吧?」

這種對話已經不知聽過多少次了,接下來的話題就會發展到我最討厭的方向,那就是「覺得在家做翻譯輕鬆又好賺」
最後的結論就是「我也想做翻譯」以及「幫我介紹一下吧」
其中我最討厭的就是碰上要我幫忙介紹工作的要求。
昨天晚上就有上個月在考場碰面的同學突然丟我msn,
我跟這同學的熟識程度……嗯……我上個月跟他見面時的對話是
對方︰「嘿~好久不見!」
我︰「?……喔喔,你也畢業啦!」(覺得眼熟想說應該是學弟)
對方︰「……我們同時畢業的吧……」
大概就是這種程度。
這位同學突然丟我的原因就是,問我有沒有工作可以介紹給他,或是告訴他取得工作的管道。

當我手上工作太多自己消化不完的時候,為了避免延誤交稿期或把自己累死,我通常會找人幫忙或轉介給朋友,
比方說UTM的稿量和時間的關係必需找人分攤,我第一個是找合作過三年的好夥伴S子,不過當時S子並沒有意願,S子推薦她的朋友給我。
而大概年初時因為工作堆得有點多,剛好又有另一個出版社在發稿子,雖然我自己沒辦法接,但我會推薦信得過的朋友給編輯。
以上兩種情況的共通點是,我會先找我認識的朋友。
原因很簡單,我要找人分攤的話,當然是找確定不會突然蒸發的人,從以前合作過或有朋友保證的人當中找會降低很多風險。
而從我這邊介紹或發出去的東西,當然就等於是我〝掛保證〞,因為是我推薦這個人給編輯,而對方雖然不一定會接受,但透過我就等於是多一個保證,這種情況就更需要找我信得過的人。
我不可能隨便為一個我不認識或我沒看過對方作品的人掛保證。

雖然同是日文系畢業,也是有人考一級考了三次沒考過,而就算日文程度很好,翻譯出來也不見的通順。而且通常日文系的人都會對自己的日文有某種程度的自信,這有時也是誤譯的原因。
所以,從以前到現在,在工作上需要找人幫忙或需要另外推薦譯者的情況還算挺多的,但我都是找朋友或朋友的朋友。
就算是不熟,我也會先從本來就有做過翻譯的人當中找,
很難去推薦一個雖然會日文,但沒做過翻譯也不是很熟的人啊。

偶然看到

昨天本來約了兩個面交,時間橋得天衣無縫
結果早上其中一位改了時間,所以就得在台北車站閒晃一個半小時。
還好台北車站裡有誠品,於是結束第一個面交後就晃到誠品看書
(題外話,是說超感謝同好借我看ルキーノ特典短篇!!)

到了誠品當然先走向我最喜歡的分類,
看著看著突然掃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其實一般人應該不太會注意書籍的譯者名,會去注意的大概多半是同行吧(笑)
總之,在某本書的譯者處看到超熟的名字,
拿起來翻一下譯者介紹,嗯,果然是我大學同學。
好奇之下就趁著等人時把那本書大致看完,發現有許多奇妙的排版錯誤,比方說許多標點符號沒有轉成直式、有的地方有上引號卻沒下引號,還有些地方有微妙的錯字……等。
這應該是出版社或編輯那邊的問題,於是我又看了一下是哪一家出版社,
發現這家不是……之前在譯者版鬧得很大的出版社嗎?
我自己也在噗浪之類的地方說過,一次寄來多達16頁的試譯(一般書籍試譯通常是4頁,頂多8頁),而且明明就算是文學小說, 一個字的稿費比翻漫畫還少。
這家出版社的試譯我也接到過,一來是當時手上有其他工作忙不過來,二來這家的試譯太多稿費又有點誇張,所以該次試譯我就沒有寄回去,不過應該也會有其他譯者願意做吧。
雖然該出版社的書是我一直想要翻的類型,但這樣的情況實在讓人不想為此花費時間又把自己搞得很累。

有人說應該要抵制破壞行情的低價,以防止將來劣幣逐良幣的問題,不過我倒是覺得還好,
好的出版社通常也會要求譯者要有經驗,可是經驗從哪裡來呢?用低價的出版社當累積經驗的跳版倒也是一個方法。
至少,翻了那本書的我同學,就算是成功踏入我一直想要踏入的領域了,而且原書的作者也是相當有名的作家呢。
總之,覺得可以接受就接,不能接受就不接
接了可以獲得經驗值,就看覺得合不合乎效益了。

天氣晴

沒說出口的話通常是我覺得沒必要說出來傷感情,且事情沒有嚴重到我覺得非說不可,只被我歸類在隨口抱怨或內心微微煩惱的程度。
當然,當事情嚴重到非說不可的時候,還是要說的,為的是還想繼續跟這個人當朋友。
而很嚴重卻還是沒說,則是我覺得跟對方的熟稔度不到說這些的程度,或是放棄跟對方解釋、覺得講了對方也不會懂,又或是對方不值得我浪費口舌。

不過沒說出口的話並不代表不在意,而是會沉到心裡去
一件事通常有好幾面,我沒有說出我這一面,並不代表這一面不存在,
但是當有天發現因為沒有說,所以事情像是沒有自己這面存在似的一面倒向另一邊時,感覺真是五味雜陳(笑)。

壓力

在無所事事一個星期後,明天要去出版社拿稿子
從把上一份稿子交出去到現在也不過一個星期左右,這週內幾乎每天都會被我媽碎碎唸

內容無非是︰妳還不快去跟XX社要稿子?那個OO社現在沒有稿子嗎?妳要不要寫信去問一下OX社?
激動一點的話會是︰沒稿子了齁?要餓死了齁?阿妳下個月拿得出錢嗎?每天都在混混混

……也才一週沒在工作而已啊…又不是以後都沒工作了

閱讀全文〈壓力〉

大人は過去に縋り、子供は未来に逃げたがる

「大人は過去に縋り、子供は未来に逃げたがる。」
這句是シド老師說過的話

小時候都會想「長大就可以……」而長大後則會想「我以前都……」
國中時會說進了高中選文組就可以不用念物理化學
高中會說進了大學就可以拋棄數學
而大學時則會想以後工作賺錢就不用看爸媽臉色

出了社會倒是想回到學生時代

閱讀全文〈大人は過去に縋り、子供は未来に逃げたがる〉